• 2013-09-09

    {心情} 说说我的新生活 - [Writin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cho0623-logs/235911102.html

    新生活开始差不多快一周,还没来得及写上一篇日志,因为一直忙着过生活,一切都挺愉快。

    从伦敦到上海无缝衔接的新生活,心里面对于舜的合租提议还是依旧很是感激,若不是她问了我合租的事情,我也不会去查询时装设计的课程,而此刻在东华大学上的时装课程,简直就是为我所需要的技能所量身打造的。在CSM学过设计的课程,所以设计的过程我知道怎么做,但是具体操作的技能,我是几乎什么都没有,画画是乱画的,打版只学过最基础的。而东华大学的这个课程,每天八点到下午四点半,除了中午我吃饭半个小时的时间,别的时间全部都在修练基本功,这几天使劲地在画画,一天画七个小时左右,中午的时间就翻看着我从伦敦带来的时装设计书,中西合璧,很是愉快。周一到周五是修炼基本功,周六是给没有缝纫经验的同学的补习课,上周六,我第一次认真地接触工业缝纫机,学会平缝和倒车,熟悉着怎样掌握它。每天六点半起床但毫无犹豫的生活,走在路上也会因为自己正在靠近自己想要实现的目标而欣慰地微笑,我不相信什么运气,也不相信什么贵人相助,我需要的是我的想法结合我的技能,当我能够创造出自认为无比fancy的设计的时候,我就有信心我的设计能够取悦我的目标市场与客户。四五个月的时间,主要要做好的两件事情,一是成为一个没有技术空白的时装设计师,二是进入奢侈品行业从事商业相关的工作。如此,我便可以又文又武地更快靠近自己的短期目标。

    离开伦敦的那天,早晨与N在伦敦街头告别,因为他赶一个deadline,于是最后送我去机场的人是艺青,和艺青挥手告别的时候,我也没有哭,现在艺青也已经回到国内了,期待她去参加舜的电视台举办的烘焙大赛,然后华丽丽地拿个第一名,我想她一定可以!到九月中旬的时候,期待国内的好朋友们与伦敦的好朋友们一起相约在上海,要带好朋友的日本男友体验中国的好玩和有趣。上个周末,焱焱和公子两人开车来上海找我们玩,我们五个人一起在田子坊吃晚饭,掏心掏肺地聊天(明显是因为我喝了cosmopolitan而开始掏心掏肺地讲话),周日我踩完洋机,大家再一起回桐乡,差不多九个月以后,我终于又睡在了自己的粉红小床上,又去外婆家吃饭了,亲切温暖,接下来的中秋节又可以回家,非常愉快。回来之后一直在见朋友,江浙沪是好朋友最多的地方,特别热闹好玩,在上海一点也不觉得孤单,因为很多要好的好朋友就在身边,一个电话就可以约出来一起吃饭聊天。

    新生活什么都好,除了Nick不在我身边,于是伦敦就是心口朱砂痣,就是床前明月光。于是有能力既生活在国内,又生活在伦敦就成了我的奋斗目标。每天和Nick发很多短信,分享生活里的小点滴,期待他来上海的小假期,在人潮汹涌的地铁里,看着一张张陌生的脸,看到不计其数的我并无好感的脸,听到很多我并无好感的声音,我觉得,在茫茫人海里能够遇到Nick这个人,真的是我最好运的一件事情。回想起四月的伦敦,天气刚刚转暖,春日阳光初现,在自然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大恐龙模型的头部位置,第一次见到Nick的时候,至今想来那是一个不可思议的美妙瞬间。后来有过那么多有趣的浪漫的相处,仍觉得充满新鲜感和乐趣,仍有很多事情值得两个人一起去期待。每每想起这个世界上我所遇见过的最最不可思议让我最最欣赏的人(记得认识第一天,我说这是我遇到过的最美丽的脸蛋加最美丽的灵魂),也恰好像我喜欢他一样喜欢着我,就没有什么事情会让我沮丧和烦恼。并且我也不太在乎,有一天Nick就不喜欢我了,(因为我认为不喜欢一个人了是可以理解的一件事情),我们也仍会是可以聊很多天的好朋友。第一次遇到他时,我便决定是像喜欢和欣赏吴青峰与木心一样地欣赏和喜欢他。25岁生日的时候许的唯一一个愿望貌似在生日之后的两个月就实现了,而帮我实现愿望的人,恰是给我买生日甜点,陪我吹生日蜡烛,陪我度过跨越24岁到25岁的瞬间的那个人。

    Patti Smith说:生活给我们的引导是,我们最终成为我们自己,我们最终遇见彼此。只有当我真的成为了我自己的时候,我才有机会遇见那个我认为的真正适合我的人。于是,我培养自己成为一个设计师,我也爱上一个设计师。这两件事情成为生活的主线。

    另外的事情呢,比如找个工作,与家人朋友们共享好时光,探索上海,学粤语学法语……

    之前胡乱地生活,不小心变胖,气色也不太好,于是接下来,要吃得更健康,找个健身房去跑步和练瑜伽,做做面膜管好皮肤,吃吃维生素,早睡早起,总之好好待自己。

    应该这是迄今为止心里最笃定的一段时间,安然而热情地享用它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