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7-10

    {城市印象} 巴黎风味 - [Writin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cho0623-logs/234762320.html

    {巴黎让我想重过这人生}

    21岁的时候,我第一次去巴黎,觉得自己能够在20出头的年龄去到了从小最向往的城市真是幸运。从此心里住了一个“流动的盛宴”,往后每次去欧洲,巴黎都是第一站;23岁的时候,我第二次去巴黎,那个时候正心心念念着错过的投行面试,但当我走在塞纳河边的左岸,注视着那些墨绿色的旧书摊,那些坐在咖啡馆微笑着聊天的人们,我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吧里让我想重过这人生,我想是一个在巴黎的艺术家,与心灵相通、观点势均力敌的人们天天谈论着人生、哲学、意义与文化。25岁的时候,我第三次去巴黎,幸运的是,伦敦已经使我过上了那种巴黎让我渴望的生活,就算我知道我还年轻还不稳定还一切未知,但生活的样子分明是我已经享受着我最热爱的生活状态,然后朝着我所渴慕的方向一点点前进,不在乎前进得有多快,只要我足够享受这个过程。

    我还是爱巴黎,就算被无数的人告诫巴黎是扒手与强盗盛行的城市,甚至不可以在街上拿出手机看地图。这次一个人去巴黎,对于旅途的期许便是,顺利地完成拍摄项目,另外保证我的手机和相机都能跟随我安全回到伦敦。住在北站附近的旅馆,听说是不安全的地方,于是每天旅馆和地铁站往返的那一小段路,变成了最胆战心惊的。但幸好什么也没有发生,在地铁站迷茫着是该走哪个方向的时候,有善良的帅哥过来指路。每天看见很多可爱的巴黎人,不曾遇到过坏人,但对于巴黎这个地方,无论我要冒怎样的风险,我都是愿意的。

    很多地方是一去再去,对奥赛美术馆的热爱使我把它作为旅途的第一站,特别欢喜以杜乐丽花园为中心的三个美术馆,卢浮宫、奥赛与橘园。这次不愿意再去卢浮宫看画,只在黄昏时分,在小金字塔前悠闲地坐坐,看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在卢浮宫前吃沙拉,偷偷地拍了他好几张,觉得特别有趣。奥赛是一如既往的最爱,因为它是一个印象主义的海洋,我对艺术的热爱百分之五十以上来源于印象主义;而橘园是那样一个遗世独立般灿烂的地方,在那几幅巨大的睡莲面前驻足了许久,想象着莫奈先生有着怎样迷人的内心世界,而有时,我会想,莫奈先生的内心世界如同他笔下的世界那么美好吗,也许也不尽然吧,但是真的,睡莲真的让人们都惊叹都热爱,那种色彩美好得不像真实世界里的,因此后来我去了巴黎附近的吉维尼,莫奈的故居和花园,他画睡莲的地方,真实的世界很美,但更美的仍是莫奈笔下的那个梦境般的场景。杜乐丽花园也是一个很妙的地方,就像每次我在英国看到美丽而有风格的地方,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感叹,这个地方好像巴黎。“好像巴黎”是我的字典里一个很高的评价,一个溢美之词,而杜乐丽花园的那种美丽,恰好很有巴黎风味,优雅而闲散,一切恰到好处,人们在这里晒太阳,野餐,看书,发呆,聊天,做个幸福的巴黎人。而蓬皮杜更是我喜欢的地方,漫步在现当代艺术里,随时准备邂逅有趣的灵感。

    巴黎让我想重过这生活,是因为看见巴黎,它提醒我我爱的是艺术、文学、时尚、设计……不论我曾经多么认真地以为,人生有时候为了成功就是可以枯燥乏味的,就是可以埋头奋斗的,就是可以把兴趣与事业分开的,但后来,在我抛开了很多的安全感与虚荣心之后,我发现我不可以,我只有一次生而为人的机会,我必须不枉此生地生活,去做自己热爱的事情,去过自己热爱的生活,凭什么一个对文字与视觉那么有感觉和热爱的人,就应该去管那几张会计表是否配平了,去关心今天的股价涨跌。如果我有后悔的事情,便是大学的时候没有去选择学习设计与艺术,成为了一个商科学生,但现在一切都不迟,只是慢了五年时间而已,我想我可以追得上。而不能做一个汲汲一生而不知道自己到底热爱什么的人。我谢谢带我去向往的巴黎,谢谢带我去实现的伦敦。

    {如果我能做个巴黎人}

    开了一盒新鲜的The Impossible Project,用8张宝丽来去勾勒我喜欢的巴黎的样子,还是会很俗地跟随着人群再次去到铁塔,虽说总是怎么拍也拍不满意,于是我懊恼地准备去铁塔附近的椅子上坐一坐反省一下,再研究一下。刚坐下,发现椅子上的一本书,竟是一本漂流书,还是我最喜欢的小王子,简陋的法语版本,从德国漂过来。我非常惊喜,把它小心翼翼地收起来,准备把它带回伦敦漂到伦敦去。在铁塔附近的长椅上,遇到我最心爱的《小王子》。这是旅途中的一个迷人的闪光点。对于我这样一个,就算在伦敦的住所,也有着六七个版本的《小王子》的人来说,这样的惊喜足以津津乐道许久。当时在纽约的大都会美术馆,遇到一本小王子立体书,精致得不可思议,我果断把它买下来,厚厚一本一直带在身边,我说它是我的“镇宅之宝”。如果下一次我给一个朋友看这本书,然后注意他的眼神,如果也像我一样会看到小王子闪着光,那就可以被认为是同道中人。我便是用这样的办法在人群里发掘着同道中人。

    “你喜欢《小王子》吗?”

    “你说我会不喜欢吗?”

    走在午夜巴黎的街道上,我问L,一个在巴黎学哲学的男生。

    他带我漫步深夜的左岸,看了刻在墙上的诗歌,我问他:“你读过吗?”“当然读过。”看了画在墙上的倒影。“当时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我也被骗了。以为它是真的。”他说。在各种小路上走来走去,“你看!”他说。我一抬头,那家看似温馨的小饭馆的名字是“Le petit prince de Paris”,巴黎小王子。我想我总有机会要去那儿吃一顿饭的。路过莎士比亚书店,他考我:“你知道它为什么这么有名?”“为什么?”“当时海明威的书就是在这里出版的。”

    伦敦来的伪文艺青年,在巴黎的真文艺青年面前,只能惭愧。

    “对啦,你听摇滚吗?”

    “听啊,怎么会不听。”

    “你知道Patti Smith吧?我最近去听了她的演唱会,实在太棒了,她67岁了依然rock n roll。我再也不怕变老了。”

    “哈哈,有意思,没想到你还是个摇滚少女呢。够疯的。”

    “我哪儿疯啦,我不就是一个人去看了个演唱会。”

    与L告别之后,我收到他的信息。

    “今晚让你来我家怎么不来?”

    “怎么可以随便去男人家里。”

    “原来你这么保守啊。”

    “是啊,除非我一见钟情。”

    “看来你没有。”

    “嗯,我很少一见钟情。”

    17岁那年我搞到了一张取名《左岸香颂》的双CD专辑,大概那些歌曲都是一些左岸咖啡馆的热门曲目,17岁那年我看了《放牛班的春天》和《两小无猜》,迷上了帅气到不可思议的Jean B,以及《两小无猜》里面女主角在铁轨上蒙着眼睛叫做男主角的名字Julien的那些个瞬间。我的耳朵从17岁的时候开始爱上了法语,从此没有改变过。曾经学过一个学期的法语后来放弃了,后来因为自己会发大舌音和有一个西班牙人室友,就学了一段时间的西班牙语。直到现在,我又严肃认真地开始考虑学法语的事情,准备像练画画一样地耐心而持久地学起来。我一定是很向往,能够生活在巴黎一段时间,能够在吞云吐雾间与人用法语聊各种有的没的东西,大概就是觉得有趣。但多学一门语言,就能进入一个美丽的新世界。我的生活很大程度上得感激英语。也许现在是时候尝试法语了。尤其是在我有了一个会说中文的法国设计师朋友Julien之后。 

    这次在巴黎旅行的惊喜之一是去了一个叫做Merci的概念店,瞬间秒杀了那家更加有名的概念店Collette,在我眼里Collette也就是一个简陋版的伦敦的Dover Street Market,但Merci的确是很有意思。底层是书籍和创意产品,二层是服饰与配件,三层是家居用品,这边的东西看得出是花心思精心挑选过的,采购团队看得出拥有很棒的品味,我在这里遇到一些不寻常的有趣东西。一般来说,我已经是在旅途中很少产生采购欲望的人了,但是在Merci我看上了一个很好看的大红色箱子,准备回伦敦后把它改造成照相机陈列室,千辛万苦也把它买下来带了回去。除了这个箱子,另外在巴黎买的只有一本很精美版本的《小王子》,因为漂流书上说,我必须看完这本书再把它漂出去,不得占为己有。于是我想,我是时候拥有一本属于自己的法语版小王子了,也算是为学法语这件事情打打鸡血。Merci有一个放满旧书的咖啡馆,里面有很好喝的拿铁和好吃的芝士蛋糕,尤其是那个穿白衬衫的主管一样的女子,让我觉得似曾相识般亲切。坐我边上沙发上的情侣离去之后,她跑过来问我,你想不想去坐在那沙发上,我帮你把东西拿过去。让我觉得特别温暖。Merci的每一个小细节都让我着迷,于是拍了很多照片准备日后参考,我想我有一天也要为SerendiPPo开一家店,必须超越我大爱的Merci,我来掌管设计,请Nick为我设计灯光,展示自家设计的神采,也搜罗世界各地的美妙。

    {你可知黄金年代有多妙}

    巴黎的美妙,在于走在巴黎的时候,你可以想象,这是一座同时拥有过海明威、毕加索、菲茨杰拉德、香奈儿、曼雷的城市,他们一个个才华横溢,性格独特,语出惊人,给我们留下很多很多的宝藏与启发。不是说看过几本书,看过几本电影,买过几样带Chanel Logo的东西,看过几张照片就可以说,我懂得他们的,但一步一步了解这些让我觉得生动有趣的人的过程,对我来说是一个让我成长的过程。我爱1920年代的巴黎黄金年代,的确是因为《午夜巴黎》的提醒,于是还用它来做了时装设计小项目的灵感。

    在圣米歇尔地铁站下车,然后漫步在左岸的旧书摊,走累了去左岸的咖啡馆喝杯咖啡,吃点东西,带着我的素描本,还可以随手画一点东西。我终于学会了在咖啡馆随意地找张桌子坐下,抛开了伦敦人问“我可以要一张桌子坐坐吗?”的习惯。在咖啡馆附近,看到一个衣着凌乱的中年男子在围墙上张贴着自己的绘画作品,他的小画儿都看上去好灵光,满满的浪漫主义气息。但是不知怎么,我觉得这样的展示形式让人感觉到伤感。我没有去与他搭话,纵然我很喜欢他的作品。经过卢浮宫时,遇到一个吹萨克斯风的男人,他在幽暗的过道里一个人忘情地演奏着,我想给他拍几张照片,于是放了几个硬币,他停下来,塞给我一张明信片样子的纸,是他的照片以及他的简介。

    在香榭丽舍大街上,我坐着休息,一个法国老男人和我一直说着法语,但我什么也听不懂,于是只能嗯嗯啊啊地随便应和他。后来另一个法国男人告诉我,他觉得刚才那个男人虽然看似是个好人,但是似乎精神不是特别正常。然后我们用英文开始交谈起来,去附近的咖啡馆喝了咖啡。他给我他的名片,是一个弹钢琴的人。

    距离黄金年代近乎一百年的巴黎,仍然是那个风姿绰约的迷人城市,城市里有数不清的人们,仍然终其一生追求着艺术,无论过着怎样的生活,他们仍虔诚地与艺术相伴。在城市里走来走去,看到很多穿得很有风格的巴黎人,衣着是一种自我风格的表达,他们精心地思考过自己的风格,挑选过自己的衣着,在每个平凡的日子里,不辜负自己的生活,也不辜负这个美丽的城市。

    后记

    大概这个夏天,我还会去一次巴黎。我很乐意地对它上瘾。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巴黎好让人羡慕啊
  • 点燃了我去巴黎的心
    回复CAROL11765说:
    嘿嘿 那真好
    2013-07-13 21:14:05
  • 我也好想去巴黎游玩啊!
    回复魔王的黑猫说:
    必须去啊
    2013-07-13 21:1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