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7-08

    如果 - [Writin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cho0623-logs/234749350.html

    如果

    如果让我遇见
    我一定能看到你胸口涨起来的水
    水面漂浮落叶
    以及站立的静

    如果让我带上忧伤的眼睛
    我一定能让暗下来的时光慢下来
    接近迟疑在心痛中的那个转身
    并深深地拉一把

    如果让我高举起紫绛色的手臂
    我一定先弯一朵雏菊
    绕在你心口的丝线上
    拉长。高过天堂的屋顶

    这时,那些光阴和记忆的纤细的栅栏
    会连根摇晃
    漏风,漏情
    漏光,漏爱
    直至夜晚降临,下起一场透雨

    ---------------------------------------

    这首诗不是我写的,今天晚上我很偶然地看到这首诗,曾经很喜欢,现在读起来仍然喜欢。昨天从伦敦中心搬到了东伦敦,忙碌了一个白天,再与同学们一起欢闹了一个夜晚,今天又在东伦敦逛食品市集,一直到现在才有时间静下来,一个人写字,想到明天又要坐火车去Exeter的表弟家,自从生日过后,生活就一直像是在路上的样子,我其实很想在伦敦好好安静地生活,做一点自己要默默努力去完成的事情,然后偶尔享受东伦敦的闲暇生活。

    完成了一个人的长途旅行,不知道那些个拍巴黎和阿姆斯特丹的胶卷印出来会怎么样,但我现在没有钱了,胶卷也没有办法去冲扫,先自己在家把在纽约的时候拍的那些135胶卷冲洗和扫描出来再说吧。出发前我对于旅行的期待是,完成十个120胶卷的拍摄,祈求自己的相机和手机能够与自己一起安全的回到伦敦,那就足够了,喔,还有一个素描本,在旅途结束的时候大概写写画画完成了大半本,也算做一个纪念了,但是毫无设计师的素描本的感觉,请再接再厉。

    在旅途中遇到一些人,分别有弹钢琴、搞艺术、学哲学、学政治、做工程师的男人们,有那种一直被赞美被注视不断说merci然后赶快告别逃跑的经历;有那种遇到话不投机的人彼此在一顿饭之后都落荒而逃的经历;有人陪我夜游了巴黎,看了在拉丁区迷人的灯光下墙上刻着的诗歌,觉得巴黎真的很迷人;有人陪我一起去莫奈的花园与故居,帮我拍了旅途中仅有的几张自己的照片,与我大聊政治让我这个好脾气的人也忍不住说,拜托,我真的对政治不感兴趣;有人在我吃完太空蛋糕昏睡了几个小时之后出现在我眼前,那个瞬间的他真的fancy得不像话,在午夜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一个我看来fancy的人,带着一个嗑high易笑的我,小街小巷地走来走去,渴了喝杯啤酒,饿了吃个汉堡,我说:“你真的好顺眼。”他说:“不能吧,肯定是太空蛋糕。等你清醒过来一定会跟我说,滚吧滚吧。”以至于后来,当我看到他照片里的样子,当我仍然觉得他顺眼而迷人的时候,我便怀疑自己一直没有从阿姆斯特丹的梦里面醒过来。

    大概这便是一个人的旅行吧,在陌生的环境里,与萍水相遇的人们的交流里,去反观与沉思自己的内心世界,欲望与需求,去思考自己与他人的关系,依赖与排斥。在我与极端话不投机的人呆过几个小时之后,我会疯狂想念有N在的伦敦,我和他总是能够愉快地聊那么长的时间,而奇怪的事情是性格极端不同的两个人似乎从来都不遇到冲突;在遇到极端fancy的人的时候,我会重新推翻一遍心里面的一些stereotypes,一些结论被重新洗牌,但是归根结底,fancy的人也就是迷人好看而已,并无其他。我不知道旅途能够改变我什么,也许什么也没有,所以我总是会拍几个照片,画几个画,写一点东西,留下一些陌生人的影像,去寻找一种存在感,在虚无之中去握住一点点的存在感。我只记得,在太空蛋糕的威力之下,我的写作能力的确异于平常,我疯狂地追赶着在脑海中闪现的词句,它们就像闪电一样稍纵即逝。幸好,我留下了一些些,我答应XW要在博客上给他看的。

    有时思考感情,我觉得在漫长的岁月里,真的只有感情,是在若干年后回想起来,最有意思的东西,不管是好的感情,坏的感情,我不知道这是我自己的体会,还是我被文字与电影洗脑的结果。无论我多么在意 “灵感”、“梦想”、“使命”这些词语,但在我心中最重要的,永远就只有爱情。但是在现实里,我以为我们无法离开彼此的人,其实我只是高估了我在他心里的地位;我以为我们一起就好像演了一部before sunrise的人,其实他从来没有珍惜与感激在人海中遇到了我这件事情;给我无法抗拒的吸引力的人,往往有一个我最为厌恶的人格,一起短暂地沉沦,然后相忘于江湖……这些好的坏的感情,随机漫步一般地影响和塑造了我的个性与行为模式,这是一件神奇的事情,人总是会被他所喜欢的人影响,也许还有他所痛恨的人。最近越来越觉得爱情的虚无,我想我要慢一点再慢一点,并且不要迷恋男色,不要以为帅哥都是有趣的。虽然我现在已经清晰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孤独,但是我相信我仍是那个美好和有趣的人,值得与美好和有趣的人在一起,在我遇到他之前,我仍会保持最好的状态。我看到很久以前我给初恋写的一篇文字,我确凿地说,你的声音好听。多年后,我看到初恋男友与他现在的妻子求婚与结婚的视频,我发现“你的声音好听”这个评论是有多biased。迷恋总是会为一切事物画上玫瑰色,喜欢一个人,他就好看,他的声音就好听,他的灵魂就有趣。

    越来越觉得,写作于我而言类似于一种疗愈,可以让我平静,从小到大有很多有趣的经历是因为文字,有很多朋友是因为文字,我想文字这样东西还是眷顾于我的。Begonia说我的文字有某种力量,究竟是什么力量,就很难说了。我自己也搞不清楚。很多时候我都搞不清楚我自己,理智与感性的成分是永远无法去衡量精确的,行为与动机有时候也让自己困惑,表达出来的东西有时候也已经流失了我在上一刻想要表达的意思。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大家都不会这么过来,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