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9-18

    小助手的两三天 - [Writin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echo0623-logs/222383656.html

    九月陪同廖伟棠老师在英国旅行了几天,伦敦两天,利物浦一天,然后我回到了伦敦,期待在他回香港前再在伦敦游玩一日。在廖老师来伦敦之前,我们在网上联系的时候,我说,我申请做你的英国之行小助手。廖老师说,送你诗集答谢。最初读到廖老师的诗实属偶然,2004年的时候还是初中,忘记了是在哪里买到了那张欧美音乐合集,叫做《断弦的耳朵》,里面收集的音乐都很好听,更妙的是歌词之间的配诗,于是我读到了这样的诗句:如今我只想静静的,躺在一个人的身边,人天上流云的影子,千年如一日的漂过我们的脸。我们爱过又忘记,像青草生长,钻过我们的指缝,淹没我们的身体直到,它变成尘土、化石和星空……然后我就记住了那个诗人的名字:廖伟棠。也记住了另一个诗人的名字:曹疏影。此刻我写着这篇文章,耳边正听着那张很经典的《断线的耳朵》。那真的是久远的事情了,遥远的八年前,在我听着这张专辑的时候,我还没有认识在后来的人生里对我影响很深远的那个人,我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在八年以后,竟然会在伦敦遇到八年前就读到他的诗的诗人廖伟棠。

    这个暑假读了廖老师的散文集《衣锦夜行》,看到这一段让我非常激动的文字:“青春到处便为乡”,台湾友人阿钝送给我的诗句,写得真是骄傲、洒脱,有能把路过的地方当成家乡去爱的勇气的人,便是有情人,便是精神青春者。这种青春的勇气不可谓不大,因为你要去爱、去生活,便意味着你要认识和接受它的方方面面:那不止是华丽和享受的一面(这是观光客可以轻易占有的),还包括它的琐碎、复杂、苦涩。但是你要是用心品味的人,你必能在这苦中品出蜜来,而且,这是你自己独特的体味,和任何一本书上描述的都不同……人,本天地间之羁旅者,百代中之过客。本来就没有什么地方可称为真正的家乡,尤其当一个人知晓了这命运,他便应该接受并且热爱变动不居的生涯——那他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旅人。对于这一层次上的浪游者,旅游是不纯粹的,他要的是生活本身,他要求生命就是一场完全的盛宴;观光是不彻底的,他要的是体验本身,他要求他生命中所经历过的每一个地方都有爱有恨、在他的灵魂深处留下印痕。正如古人所谓“过处便有情”,爱上,便住下——倒过来说:要住下,怎能不爱上?爱不止是一夜眼神的勾连、繁华之间的擦肩,爱一个人怎么能不完全体验他?同样,在世间流变中,一个有情的旅者若爱上一个偶遇的地方,又怎舍得不去融入它的生活、成为它的一部分?

    完完整整地在本子上摘抄了这一段让我极其共鸣和激动的文字,这也恰恰是今年年初以来我内心深处越来越清晰的一个想法:“我不愿意再做一个在一个地方短暂停留的旅人,对于我所热爱的地方,我要完完整整地去体验它,深入地耐心地去挖掘在那个地方所蕴藏着的丰富与惊喜。”伦敦于我而言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它有太多的神奇与丰富,有太多让我想要去探索的地方,于是我放弃了第二年去别的国家交换的机会,选择留在伦敦,更多地更深入地体验这座城市。我希望我能够在伦敦留下来至少五年,然后再去另一个我喜欢的城市,然后再选择一个最喜欢的安定下来,那个地方也许会是苏州。当我看到盘踞在自己心底的想法被一个人用如此从容美妙的文字表达出来的时候,那种如遇知音的感觉我不会忘记。

    市集里的旧时光

    在伦敦,和廖老师一起逛了Camden Town和Old Spitalfields Market,他时常在二手黑胶唱片摊位上发现宝贝,告诉我哪几张他特别的喜欢,已经收藏了CD还忍不住要收藏黑胶唱片的,我就把唱片的名字记下来,晚上回家之后就在虾米找出来听,第一天晚上听了Nick Drake,很喜欢这把温暖而迷人的好声音。我很想等我安定下来,在一个城市里有固定的自己的公寓,然后也入手一个黑胶唱片机,只因黑胶唱片的声音如廖老师说的,有一种独特的温暖。

    廖老师来伦敦给我带了两本他的诗集,《手风琴里的浪游》与《花园的角落,或角落的花园》,现在市面上已经买不到了的,我从未拥有过他的诗集,当然是如获至宝一般。后来,我们去Camden Town的二手书店逛的时候,他给我推荐了几本经典的诗集,于是后来我又入手了三本薄薄的诗集,T.S. Elliot的《Old Possum’s Book of Practical Cats》、Philip Larkin的《The Less Deceived》和Sylvia Plath的《Ariel》。再加上在爱丁堡买的那本T.S.Elliot的《The Waste Land》,在我此刻漂泊的日子里,身边竟然带了六本诗集,英文小说实在是很难去挑战了,就从诗歌读起。

    百老汇的经典剧目《猫》就来自于T. S. Elliot的诗集《Old Possum’s Book of Practical Cats》,诗歌里面蕴藏着的想象力与灵感是诗人的记忆、灵光与技巧的合集,它们会启发更多的人事物,去产生更多奇奇怪怪的却无比精彩的事情,我是有多么喜爱“灵感”这个词,每一天,我都把自己调整到随时接收到来自外界的启发的状态,再与自己内心的想法进行有趣的混搭反应,产生新奇的事物。在我的生活里,往往一个转瞬即逝的灵光一现就会影响我很久很久,一个灵感甚至会变成人生的转折点。诗歌我永远是喜爱的,在自己的那本《绿色机密》里,最喜欢的部分就是自己从前写的那些小诗,我爱说那是我小时候写的诗,所以幼稚与纯情也就得到了谅解,但是我自己很喜欢它们,那就足够了。自从大学以来,我几乎没有写过任何诗句,很想找回这一种宝贵的不可强求的能力。我问廖老师,文字与摄影作为你的两大工具,是不是常常会有相通的灵感。他说那是一定的,虽然有时候也会有一点超负荷的感觉。

    文艺于我,是抓住我感受得到的灵光

    我们去了Tate Modern美术馆,看了最近的一个特殊展览,叫做The Tanks,是关于空间的利用的,里面看到了一个很奇特的韩国人的视频短片,最近几天不断在感受到韩国人的创意,先是在研究Leica相机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很不错的韩国摄影师的网站,有介绍演示Leica M6和MP的差异利弊;然后是在Tate Modern看到一个表现很怪异奇特的韩国人拍的意识流短片;接着是在利物浦双年展的城市分区里看到韩国区,有很乖张晃眼的一个装置设计,一把古怪而精美的椅子,墙壁上是很密密麻麻的剪纸,椅子脚的周围是蓝色的弹珠一样的东西,从审美的角度上来说,我是喜欢这个设计的。还有就是一个主题,Home and Away,启发我想要拍一个关于家与漂泊中的家的摄影小品,简简单单就是因为这个题目,我很喜欢,Home and Away。

    在吃饭的时候,廖老师说起了在广州的“方所”书店,这个书店这样的模式真的是我为以后的创业目标要学习的榜样。“方所”是一家概念书店,里面融合了美学生活馆、咖啡馆、展览空间、例外服装和艺廊。是一个融合文化、创意与美学的地方,也是一个让人们去分享的平台。廖老师就在方所举办过读诗会。真想在下次回国的时候去一趟广州做实地考察体验。今年春天逐渐清晰起来的以后的创业想法,也许会陪伴我很多年,让我在这些年里有目标和兴趣去不断地积累自己的经验和培养自己的内在。今天买了一个蛮理想的文件夹,准备开始分门别类地搜集好各方面的资料。
     
    忽然文艺离我不是很远

    自从认识了廖老师,就好像文艺离我不很远了,我和他讲起我喜欢的车前子先生,他说,老车是我的好朋友,这个人可好玩儿了,他的朗诵还会伴随表演;我和他讲起我喜欢的夏宇的诗歌,他讲起夏宇是他的好朋友,夏宇有很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巴黎。在利物浦的晚上还认识了一些别的香港文艺圈的朋友们,有编辑,有学生,他们聊起马家辉、陈宁……他们对我来说就不是书本上平面的白纸黑字间的存在了,而是不太遥远的好玩的生动的人们。忽然之间,觉得生活很奇妙。

    之前娇娇老师让我开始研究照相机,然后我的第一个作业是去研究尼康的那台卖了很多年的家胶片单反FM-2,然后昨天吃饭的时候,一个香港女生就是用这台相机的,很开心地见到了实物,然后玩摄影的朋友们都觉得我的那台小禄来品相特别好(除了我的错误而使她刮花了那一些痕迹)。认识一个在苏州呆过很喜欢苏州,业余喜欢写诗的香港男生,然后他告诉我,国内的书店里能买到更多的外国翻译作品,让我更加想念国内的书店了。

    在几年之后,我终于又开始耐心而坚定地去追随自己所喜爱的东西,并且为自己的每一个人生爱好都找到了很靠谱的好老师。几年的时间里,一直在向前挣扎着求索,在人生前进的道路上去尝试了很多人云亦云的所谓重要的事情,我也很感谢自己曾经充满热情付出过的努力,我失败过很多次,我也得到过很多成功,有过很多打鸡血的经历,也有过挣扎、失望和动摇,我一路走到了今天所在的地方,然后发现自己所真心喜爱着的,和十七岁的时候还是一模一样,岁月没有改变我的初心,但岁月给予了我踏踏实实的方法论。我可以让自己短暂的分裂,让一个入世的能干的自己去为那个务虚的飘忽的自己安全感的屏障与坚实的后援,让那个务虚的纯粹的自己为那个入世的偶尔烦躁的自己提供一片繁花似锦的后花园与抵御平淡枯燥生活的勇气。

    Camden Town是北伦敦一个神奇的所在。

    坐落在Camden Town的Black gull二手书店,后来网上查到那是一家很受推荐的书店,买到诗集三册。

    伦敦的心脏,特拉法加广场。用小禄来拍了这个水池。

    特拉法加广场的傍晚。

    Big Ben是很萌的,它还发twitter呢。

    Old Spitalfields Market也有很多旧货可以淘。

    路过圣保罗大教堂,却从未进去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然后 2012-09-18

    评论

  • 读了廖老师的散文集。
    回复摘抄说:
    衣锦夜行吗
    2013-02-07 06:39:26
  • home and away. 我已经在想你会把什么加进去了。不过考虑到你人物照的话,或许可以拍分别在桐乡和在伦敦的妈妈和你。总之无论如何期待作品。
    回复miaomiaoelt说:
    哈哈 亲爱的 我会把这个写入工作计划的!
    2012-09-18 08:2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