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hat you are interested and how you approach the world will determine your unique path at Morgan Stanley.” 最早的时候看到这句话是在摩根斯坦利的宣传册上,这无疑是很打动我的一句话,于是把 “at Morgan Stanley”改成了 “in the world”。你的兴趣和你对待世界的方式会决定你在世界上的独特线路。长久以来,我都追求着这种所谓独特,跟着心来走的旅程,便注定成了一条独特的旅程,无论结果如何,旅程本身便是最好的奖励。

    从2013年1月开始,我决定做一个效用经济的叛逃者,准备好用漫漫长路去建筑自己的美学经济王国,一年时间所做的事情也许连打地基的百分之一都不到,但这个过程中我学到很多也收获很多,太符合那句,The journey is the reward.

    一切从2012年的夏天开始,刚结束一个并不享受过程的实习与一段糟糕的感情之后,我决定给自己时间去寻找自己内心的声音,那个夏天开始,我开始认真地钻研摄影,从一卷卷胶片里去培养自己的审美与感知,一过便是小半年,期间还面过HSBC的终面,终面的失败使我从此彻底告别了从前心心念念的投行,其实那个时候我的心已经不在那儿了,曾经问过自己,投行是一个自己会愿意长期慢慢跟随的事业吗?答案并不是肯定,然而对于自己喜爱的创意设计领域,却是愿意一辈子慢慢地学习经营。

    2013年1月某一次和芳的聊天中,一个念头击中了我,如果未来的我要在创意设计领域创业的话,LSE毕业后我一定要在相关领域工作,而不是为了安全感和虚荣心去寻找收入更好但毫不相关的工作。这个念头的正式出现对我的影响是巨大的,这种影响一直持续着,持续到现在,也会一直持续下去,那是一种充实而快乐的感觉,因为终于找到了愿意为之终身奋斗的领域。一种改头换面的新生活,好处便是,从前以为是不务正业做的事情现在都变成了正业,我肆无忌惮地把V&A和Somerset House这些地方变成了我的第二课堂。四月开始更是开始了一系列创意课程,穿梭在中央圣马丁、伦敦时装学院和切尔西的一个艺术学校里汲取我所渴望的养分,学设计、学绘画,玩得不亦乐乎。更是因为认识Nick,一个装置设计师,在他的引导下我更加强了对设计软件的学习,每天都沉迷在一个超棒的网上课堂Lynda.com上学各种感兴趣的东西,从PS到AI,从InDesign到Lightroom,从VI设计到摄影。那个时候我尽情地试水,探索自己的可能性,最主要的是兴趣,在CSM的一个时装设计小课程让我对服装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暑假里主要做了两件事情,第一便是毕业论文关于高端时装行业品牌价值和消费者的研究,第二便是又在伦敦时装学院学了一个服装平面制版课程。那时候的旅行,总是带着很多很多的120和135胶卷,拍摄我的纽约项目、巴黎项目、阿姆斯特丹项目,在那些有趣的城市里从点点滴滴处去观察、去体会、去汲取日后设计的灵感。 

    我做了六年的商科学生,自己感觉也比不上做这半年的设计学生来得深刻和入戏。2013年9月我回国,在伦敦和上海之间无缝衔接,住在静安区,每天去东华大学上课,学习一个时装设计课程,从绘画到平面制版,从设计到CAD,从工艺到立裁,每一个环节都认认真真地学习,每天起早贪黑,做很多的笔记和实践,时不时让舅妈帮忙做些我自己打版的衣服去穿。在这段努力的过程中,我庆幸身边有L这个既有天赋又有品味的人陪我一起奋斗。学完东华的课程后,从前那些浮躁和急于自己开始小事业的心不见了,准备踏踏实实地慢慢修炼。上完课之后马上在设计师Masha Ma那里做了一个协助她准备2014秋冬巴黎时装周的实习,做了很多很多的手工面料改造,这个过程对我来说也极为重要,进一步完善了我的技能库,从此对各种各样的小辅料感兴趣,挖空心思地想如何能够做出迷人的小细节来与设计主题呼应。

    完成实习之后开始做自己的小系列作业,从在CSM的短期课程时就想做一个关于时光流转的巴黎的系列,自己完成了简陋的一系列环节:构思、绘图、制版、采购面料、剪裁,再让舅妈帮忙缝制,在四月初终于完成,其中也省去了一些比较难以执行的部分,也减少了一些最后成品的数量,直到这些照片里面的样子,不完美,但我很开心我坚持了下来,并且很有兴趣继续坚持着做。对于巴黎总是有一种执念,就好像十七岁的时候就许诺自己要学会法语,于是在做完这个作业之后,我果断给自己买了一套法语课程来奖励自己。完成这个小系列之后又做了“栋梁一日”的小助理,协助栋梁团队筹备在上海时装周的“栋梁一日”,又去时装杂志OK!的中文版做实习时装编辑助理,体验了跟拍时装片这种事情,对这个行业的细枝末节有了更多点点滴滴的了解。 

    接下来的生活,接着学习和实践,找一份与时装设计相关领域的全职工作去积累工作经验,争取每三个月做一个小系列作业,耐心地淡定地修炼一个设计师所必需的技能,能过着这样的生活便已知足。

  • 《时光是我的情人》

    时光是我的情人

    我爱过去、当下、未来

    我爱每一个过去

    把灿灿回忆穿成项链

    挂在我寂寞的锁骨上

    像春天收藏花瓣

    像夏日收藏微风

     

    我爱每一个当下

    把迷人瞬间变成拥抱

    用力绕过你宽厚的肩

    像飞鸟冲上天空

    像鱼群遨游海底

     

    我爱每一个未来

    把闪耀美梦串成情话

    不厌其烦地说给你听

    像孩子渴望糖果

    像恋人奢望永恒


  • 2014-04-13

    new start - [Writing]

    有些人有些事,我想我终于是要放下了,不要太执着,不要太深情,不要以为一见钟情就再见钟情。

    栋梁一日结束,一周的小工作结束,明天又是满满的一天,拍照、面试、看秀、逛游新天地。终于是参与了一回上海时装周。

    伦敦时装周是第一次看秀,巴黎时装周是第一次帮助设计师准备秀的衣服,上海时装周是第一次参与现场工作。每次都有意义。

    总是会慢慢地靠近想去的地方,永远追随着月亮,总会落在一颗星星上。

    我想总有一次的时装周会有我设计的秀。

    和一个设计学生聊天,她说觉得自己设计做不到顶尖,就干脆不做了。

    我想我要是喜欢一件事情,似乎就不会在意是否能做到顶尖,能够做着就很开心。

    总是负能量的Nick总对我说后悔做个设计师,并不好的职业,我也一点儿不去听他。

    反正人生在世,也不求大富大贵,也不求出人头地,我就觉得只要我发自内心地去享受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很幸福的事情了。

    有人一起为着梦想的方向努力的时候,当然这样的幸福也就加倍了。

  • The journey is the reward,拥有这样的想法在生活中永远都是赢家,过程即是美好,我所经历过的人和事情让我变成今天的我自己。有时候我会后悔没有多留一段时间在伦敦去探测与N之间的可能性,但是如果多留一段时间我便也许永远也不会遇到L这个人了,而时至今日,到底是N还是L在我的生命中更重要这个问题我也没有真的想明白,还是需要时间来解答,但是我知道经历过的就是真正经历过的,当下所拥有着的便是当下所拥有着的。一定程度上,他们都与我转型设计这件重要的事情有关,一个是陪我发现梦想的方向的人,一个是陪我一起慢慢实现梦想的人,也许故事讲到后面我身边的那个人不是N也不是L,但他们已经在我生命里留下了很多美好的记忆和刻下不会消失的印记,并且他们已经使伦敦和上海这两座城市在我的生命里面闪闪发亮。对我来说爱情总是第一位fancy的东西,没有爱情的话,生活就不好玩儿了,从前那么多年生活里爱情空缺,生活就算看上去好玩儿也不是真正的好玩儿。对于我发自内心地欣赏和珍惜的人,我无条件地接受最真实的完整的他这个人,并且永远感激命运曾让我体验到这个人在我生命里存在着或存在过的美好意义。所以我不需要患得患失,不需要运用心机,在遇到的最初瞬间,便被某种不太常遇到的光芒所吸引,便决定要一直跟随这样的一个美好的精彩的人,去体验生活的精彩。我总是对于真实存在的一切事物理解和接纳,但是很多时候我也发自内心地讨厌自己的博爱,讨厌自己的贪欲,讨厌自己的拿得起放不下。

    所以感情令人烦恼的时候,便把力气都花在生活上面。4月13日栋梁一日到了,灰常的期待,一周左右的栋梁一日小助手马上圆满完成,秀场这天的任务我被分到的是后台采访的各种事宜,第一次真正地体验时装周,还是蛮有意思的一件事情,还会走来走去看到那些大名鼎鼎的人士,期待看看Uma Wang,我欣赏的设计师,以及很多很多其他的厉害的设计师,期待晚上去栋梁参加Afterparty,虽然我也不太会各种去social,走来走去看着玩玩也是很开心的嘛。所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相关的工作总是对的,周一要去面试OK!精彩杂志,以及今天遇到LV的PR,有个职位可以申请,反正,这一年慢慢积累工作经验和修炼设计师技能,期待明年华丽的转型。

    英文是个最好的东西,用英文换钱,用英文换画画技能,用英文换软件技能,所以接下来每周我要用六个小时的时间去教英文,换取我想得到的东西,慢慢学习时装画和设计软件。同时也发现了一个立裁培训班,还算价廉,不知道是否物美,但是离家近,已经各种知足了,我只是需要那种学习的动手的状态,所以期待五月份每周末都可以去学习立裁。所以呢,到五月份的时候,我就可以同时开动学习四样东西了:法语、画画、软件、立裁,同时自己实践设计,当然还有一份每天都要做的工作(杂志也好,PR也好),总是最享受多任务操作的充实感受,我总是这样一个人,这样的工作风格最适合我。最近学法语真是学得超级津津有味的。

    接下来期待的事情。

    413:栋梁一日时装秀、Afterparty

    414:拍摄第一个系列小写真、面试杂志、看秀、教雅思

    416:10CC的摄影讲座

    420:英语换画画

    421:英语换软件

  • 2014-04-04

    愉快的一天 - [Writing]

    从桐乡回到上海的四月三号这天是蛮愉快的,大概是因为又轻松又充实的关系。在家的时候翻看了从2011拿到LSE offer到现在的博客,觉得很是好看,生活的来龙去脉,如果我不是这样一个喜欢写字喜欢记录的人,也许早就丢失在纷纷杂杂的每日生活里了,但是我把一切都保存下来了,这种感觉真好。

    自己的第一个系列"Time is my lover"做好了,多亏了舅妈的帮忙,很是感动,虽然觉得不完美,但是也算是勉勉强强地做了出来并且自己也都可以穿,穿着也还不错,今天去赴第一财经拍摄的约,穿了自己出品的白衬衫和黑裙子,不知道拍出来效果怎么样,到时候杂志里面会怎么样,期待一下吧。然后去逛了IAPM,被很多个sales夸奖了裙子好看,最厉害的一个sales从包夸到衣服夸到鞋子,让我心花怒放了,不过我还是没买,哈哈。试穿了KENZO的外套,简直好看到惊艳,但是还是买不起,准备捣鼓捣鼓试验试验做做看。但估计就算版可以打出来,面料也还是访寻不到的。走在路上被人问要不要去做网店model。顿时觉得,穿个高跟鞋化个妆到底就不一样了,还真是的只有懒女人没有丑女人这句话,现在我要开始勤劳起来。

    接下来的生活,拍系列照片,学法语,锻炼身体,就这几件事情,在一个让我满意的工作将临之前,反正RedStone那里还是一阵好等,我干脆趁这段时间好好地韬光养晦修炼自己。

    走在春天里面,走着走着都是觉得很愉快的。

  • 2014-03-28

    三月的焦虑 - [Writing]

    三月的焦虑还在蔓延中,想工作了但是被最渴望的offer吊着无法开始,想完成自己的设计系列但由于经验不足纯属自己瞎捣鼓还常常陷入工作效率底下的问题,想减肥但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想抓足一寸光阴一寸金但还是很难不睡懒觉,想参加各种服装相关的培训但又苦于木有大把银子交学费。人生总是没有完美的,我现在就希望不管我的第一个设计系列做得怎么样,也希望能够圆满地做出来,并且希望不管我会留在上海还是去往深圳工作,不管全职也好实习也好能够快点做起来。一份喜欢的事业与一份热爱的爱好能够并行着开动的话,这便是人生的幸事了。我和L都各种感叹做衣服难,的确是这样,眼睛是盯着那些先锋大牌设计大师看的,水平是学过不到一年的小菜鸟,那真的是不压力缠身才奇怪呢。什么事情,除了热情,还需时间,慢慢熬,慢慢酝酿,十年磨一剑,便是如此。

    如果去深圳就走奢侈品管理路线,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职能,并且多多观察整个企业的架构管理;如果留在上海就做时装多面手,做杂志、做设计、学画画和styling和时装摄影,研究时装战略,反正是时装四周的技能都可以学都可以做。如此想通了生活的路线,生活便也简单,就看看接下来的生活会怎么样发展。

  • 上一篇日志的时候我还刚要去家边上的PR上班,结果刚上了两天班又没有在上了,理由是在乎红珏的面试比PR的实习多,于是不想在实习的时候一次一次地请假,就干脆延迟一下PR的实习,看看红珏能走到哪一步再说。从12年的8月底开始找自己,到今天差不多一年半,一年半的时间里发现了很多,也积累了很多,这是一次愉快的旅程,将带我通向未来。

    12年8月到13年1月,疯狂地玩摄影,觉得审美与创造力是生活中不可缺;13年1月到13年3月,决定以后的事业要与创造力和审美有关,开始从城市和旅行中汲取养分,伦敦时装周、V&A和Somerset House、美国东海岸旅行。13年4月到13年8月,继续疯狂探索,圣马丁与伦敦时装学院的课程,自己的两个设计项目,学画画,学设计,学打版……设计师N先生对我的影响,Lynda.com上的很多个设计课程,一个人的欧洲旅行与摄影项目,毕业论文关于时装行业的研究……那段时间真的是又充实又快乐。13年9月到14年1月,默默耕耘的东华时装课程,每天起早贪黑踏实学好每一天,和未来版神L先生一起奋斗,做衣服的技能算是真正地被培养起来。14年1月到14年2月,第一个设计相关的实习,为Masha Ma准备巴黎时装周的筹备,做了一百多个小时的手工面料改造,以后自己的设计顾及也会沾染上这种习气。14年2月到3月,第一个设计系列的执行:自己打版、做坯样、买面料,疯狂找工作,在不断交流和尝试中去选择自己未来的事业。

    现在最想要的当然是红珏的工作offer,让我不断在时装管理中前进和业余的时装设计中摸索,和四月八号第一个设计系列的推出,“Time is my lover”,十八样东西,单元最后都会如愿出现在视线里,绝对会无愧于上作为智慧的结晶。B School+D School,才是所向披靡,这便是我的奋斗目标。

    最近生活中的小惊喜便是被10 Corso Como选中可以被一些摄影大师去点评我的作品,虽然我的作品很菜,但我当然是很乐意去参加这种免费的有吃有喝又文艺的小活动,简直全中我的点,明天还会遇到我最喜欢的杂志Numero的总编,期待。

    生活的变数还是很大的样子,我总是觉得只要活着就是胜利,能够有滋有味地活着,更是无与伦比的荣耀了。生活是一场盛宴,让我慢慢地细水长流地去享用吧,就像梦想,就像爱情,这些听着虚无缥缈的东西,只有相信的人才能得到它。

  • 2月22日从Masha Ma那儿结束设计实习,磨练了一百多个小时的手针之后开始了一边找工作一边做自己的设计的生活,到现在为止,面试了十个不到,尤其是昨天早上醒来之后变得非常非常抢手,Grayling、TBWA、红珏、Karla Otto都来消息了,原本KO真的是dream job,但是实在是不忍心从上海搬到北京,太多太多不定因素了,怕租不好房子,很难再搞起自己的设计,没办法做样品。那天面了Grayling,最大的好处就是既能做consumer & luxury团队,又是离家三分钟的工作,这不是缘分是什么!今天去面了TBWA,办公室环境简直是我见过最fancy的地方,主管也是非常好的人,中肯的很,但问题是要是去那儿工作就是无休止的轮胎客户米其林,那也是对我来说很困难的事情,我是想积累Luxury领域的品牌公关经验的,而且做广告AE压力很大,工作强度极大,自己的项目说不定就被挤到了一边。而红珏呢,在深圳,不敢奢望,如果能去的话也许还是会去的,年少的时候越早经济自给自足便越好。生活的大面儿就是在Grayling慢慢做,每天走走路上班,走走路下班,还可以兼顾自己的设计项目,周末就可以回家找舅妈打打样品,钱不够还得做点英语家教赚赚外快,总是可以养活自己的!这样的三重生活也够充实了吧!我要培养的两个专长就是:品牌战略和时装设计,其他的技能,语言、文字、画画、摄影、软件都是慢慢培养的辅助技能。

    第一个小系列到今天,做了坯样四件,打版了8个(其中2个是L帮忙的),我还是很有野心和规划要在3月31日推出我的系列的,版型大概是很难完美的,但要把自己的想法变为现实,是最初的一次梦想照进现实的体验。

    明天去房子边上的PR去上班了,这个PR其实还是蛮酷的,全球第二大independent公关,有全球四五十个办公室,公关涉及的领域很广,在中国发展很短时间,但是应该潜力十足,团队感觉也不错,所以期待明天第一次上班,听说后天就有一个PR小活动了。

    最近找工作真的是顺风顺水,所以LSE的学位是必须有用的,被人默认的英文说得好也是有用的,简历上很多不错的实习和项目都是有用的,关于时装行业的各种培训相信也是有用的,反正我要一点一点默默地把自己培养成不可替代的跨界人才,B School+D School Path!接下来就是要沉下心来好好工作,好好打磨设计能力。

  • 做设计总是想要讨论一个话题,去解答一个自己疑惑的问题,我开玩笑地说,我想讨论的问题是,性是虚无的吗?如伍迪艾伦说的那样,总是向往的比较美好,实际的相当虚无。

    生活关于选择,我知道,我想讨论的是,在做出关于生活的选择是,我是留下来陪你生活,还是漂流四方跟随我的梦?

    在三十岁之前,我选择的总是后者,我喜欢的人可以很多,但是我想要的生活,暂时只有一种最完美的样子,虽然我知道我也可以在别的生活里面过得很幸福,但是我只能先去追寻我最想要的那一种。好在,暂时离开你去漂流四方追随我的梦,不一定便是永远永远地离开你,谁知道呢,生活总是千回百转的样子,谁知道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呢?当两个人的轨道交汇可以一起前行的时候,珍惜在一起的每分每秒,然后错开之后,仍可以是彼此生活里的一个特殊的存在,因为真正的soulmate不是一下子就被时间和距离所分开的,这是我所相信的,爱上一个人,离开他放他走给他freedom,然后最后的最后他仍是你的,那他便真的是你的。

    我只是想探索一下生活的可能性,看看我可以做到哪一份上,得到多高境界的选择权利,然后我可以选择我想过的生活,去降临在我深爱的那个人的身边,告诉他,我再也不走了,以后的日子里,你在哪里我在哪里。

    城市总因为那个城市里面的某个人而变得不可替代,记忆总因为记忆里面的那个人而变得闪闪发亮,伦敦于我是特别的,上海于我也是难得的,这些城市里有与我相处愉快的迷人的人们,有不可替代的记忆宝藏,每分每秒的我都在一点一点进步,一点一点接近自己的梦想的模样,同时也在享受这两个城市所赐于我的美好人事物,记下快乐的时光。

    也许为了很好的工作机会我会不惜离开上海,但我想我已经变得很舍不得上海了,我的半个studio半个卧室的大房间,我的L先生,我的缝纫机和白坯布们,我的设计草图和样品们。

    会留在上海吗?会离开上海吗?会找到理想的工作吗?会做出让人满意的系列吗?会不断提高自己的设计技能吗?会有机会做设计相关的工作吗?会积累一本精彩的作品集吗?会申请到梦想的学校CSM吗?会回到魂牵梦萦的伦敦吗?会有朝一日创建自己的品牌吗?会和一个互相着迷相看不厌的男人结婚吗?会有自己温馨迷人的小家庭吗?会继续读万卷书走万里路吗?我问时光的这些问题,我会慢慢的自己去寻找答案,但我相信的是,现实总是会比所以的预期更加有趣和精彩。

    生活的不确定性和不断的变化,是我享受的,我乐意每天每分每秒慢慢地享受它。当我拥有我所欣赏和喜欢的我自己,我不害怕离开任何人去到任何地方开始崭新的生活。

  • 看到一段话关于伦敦:“为什么这么喜欢伦敦可能因为它有可能让你在一天之内经历在有些地方十天深知一年都无法精力的体验。而且这些体验都是千真万确的。比如落雨,和植物的绿色,地图上精确或失焦的点。是对每一个心灵都起作用并起不同作用的。当你穿过这个城市,或者仅仅在有限的区域漫步或者野餐,都能感受到一种类似呼吸一样重要、微弱但是有力量的节奏,人类自然以及历史的痕迹,并且更能深刻地感受到自己作为一个个体的存在。恰恰是因为它也简单而有力地融入了这种呼吸,同时改变着它,被它改变。明显的感受到生活是一种自然的创造了。”

    我想我不应该过多地怀念伦敦,就像伦敦不应该有过多的雨水那般。

    我开始做第一个系列的设计了,对打版极其菜鸟的我有一点举步维艰的感觉,但若不是拥有这样的雄心壮志要在三月底发布出来,便不会这样逼着自己一点一点前进了。这个系列不关于伦敦,却关于巴黎,这个我觉得自己在二十几岁的年龄里去了好多次而觉得幸运的地方,最近看到网上的法语课程仍心动得不得了,如果我成功完成这个系列,一定奖励自己学习那个课程,能说一口流利的法语,仍然是一个梦想一般,曾经尝试过但是放弃,但是现在又很想再次尝试。话说这个关于巴黎的设计,最早是在CSM上设计短期课程时候的作业,“时光机”那个主题,我那时看了第二遍午夜巴黎,恨不能穿越到20年代的巴黎黄金年代里,在肖像博物馆里看了Man Ray的摄影展,更是令我羡慕万分,这种情绪便酝酿了这个系列,Paris,time is my lover,时光使巴黎光彩美艳如昔,我从那些名人的身影里寻找灵感,从自己拍摄的巴黎黑白照片里找寻灵感。设计草图已经全然不是当时在CSM里所画的了,却是N在身边的那个午后画的。后来并没有改变太多,因为在MM实习时的训练,加入了很多细节的想法。

    正在找一份关于公关和品牌的工作,行业要关于时装业,暂时只想把设计当爱好,把自己当客户,天马行空一般又怎样,在过程中锻炼一下自己的技能。今天也开始教人英语,很有意思,其实我很喜欢教育业,喜欢教,也喜欢学,整天脑子里想的就是接下来要学的东西,最喜欢看书也许也是这个道理。但我就是喜欢学我感兴趣的东西,而不是所谓的“有用”的东西。喜欢设计、艺术、文化、语言……所以2014年我想过一种三重生活:品牌公关从业者、业余设计师、英语老师,渐渐把这三样东西都变成我的核心技能,然后便是很棒的跨界人才了。

    不得不说,就算心怀对伦敦的怀念有点儿虐心,我还是狠狠地热爱着生活。

  • 2014-02-11

    我的二月 - [Writing]

    我的二月,在家过了一个很懒散的春节,和亲朋好友欢聚一堂很多次,见到了很多老同学,很开心,但是闲赋在家的感觉总是会让我不安,我需要动起来,马上开始工作,开始创作。

    然后回到了上海,又开始了实习的生活。每天八个小时的实习,做很多很多的手工面料改造和装饰,于是非常期待MM在2014秋冬巴黎时装周的秀场,因为很多条会在秀场上的美丽裙子都有很多我的时间和精力花在上面,到时候自己看一遍一定会很有成就感,2013年秋冬伦敦时装周,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去看秀,看的是驻伦敦中国设计师王海震的秀,没想到我这个行动派竟然真的参与了2014年秋冬巴黎时装周MM秀场look的筹备,听上去真是快速进展的人生。但是因为伦敦在我心里阴魂不散,我至今耿耿于怀去年夏天从伦敦到上海的决定,伦敦有太多我舍不得的理由,我果然是一个九宫主导的人,竟把他乡作为安定下来的目的地。我希望我还会回到伦敦,可以如愿以偿地生活在伦敦,又可以经常回国,有很多的自由,希望我会一步一个脚印地让梦想照进现实。对于伦敦的执念大概会影响我很久。

    接下来想继续留在MM工作,或者如果能去numero做助理编辑的话,似乎是更加诱人的选择,但是在家做个极其勤奋的独立设计师是一定要做到的事情,没有作品集就是心虚,有了作品集就可以有底气地去找工作和结交人脉了。想从公关&品牌战略、时装编辑与设计这三个方面试探一下自己的能力与兴趣,慢慢地找到自己的方向,N总是说,20几岁是做实验找方向的年龄,30几岁才是真正经营事业的年龄,幸亏我果断地去探索我想要工作的行业的工作,不然还留在别的地方的话,真心是时间不够用的。

    我想这几年,不管我在哪里,只要我有工作在做着积累经验,有作品在创作出来修炼思想和能力,有人陪伴我一起享受着生活的乐趣,就不管在哪里,都开心了,满足了。

    P.S.在做着重复的手工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像放电影一样一幕一幕回放从2011年9月到伦敦直到今天2014年2月的一个月一个月的回忆,内容真的太丰富精彩,偶尔也狗血,偶尔也惊险,有甜蜜也有遗憾。不管怎么样,我得到的都是侥幸,失去的才是人生。

    骨子里总是想做个有趣的丰富的人,我才会这样一直有着冒险主义的精神去试验和追随这生活。

  • 在MM实习的日子,归纳和总结一下主要是做三件事情,1. 用针织的方法做面料改造,2. 用缝纫的方法做面料改造,3. 对着实物照片画矢量图。

    今儿学会了最简单的平针,但是这个事情是很难的,我玩了好多个小时,就搞出了很小一片东西,因为一直在拆拆拆,真心是很难,准备过年的时候各种练习,向妈妈和大姨好好地取经,练出至少三种针法,做一些面料改造小样,这些事情是要一直积累的。

    现在的心情是更偏向于去做公关助理,因为对于品牌营销也是非常感兴趣,也没有真的实践过,想从这个起步,做跨界人才。永远都是可以自己在家里做一个独立设计师的,自己画草图,画效果图,打版,立裁,找面料,做坯样,找人帮忙做样品,不断修正,拍有感觉的照片,写用心的文案,画矢量图,画最终效果图。反正在我的努力和坚持还没有用到10%的时候,我不想去谈论和探究我是不是拥有做这个事情的天赋,其实喜欢就好了,反正这个市场也有很多细分,我有多少品味和能力,就做怎样的定位,问心无愧的事情。

    和June说好周末和她一起带她去体验我做独立设计师的生活,逛辅料市场寻找适合做面料改造的东西,去东华附近的小店扛一个人台回家,买一些钩针和毛线什么的,要好好完善好自己的home studio。

    自己在上班的闲暇时刻还可以拿出刚买的好本子fashionary画画草图,真是悠哉乐哉。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喜欢正在做的这个行业的。希望三月开始可以做一份理想的全职工作,马力全开地挣钱养活自己和自己的梦想的时刻到了。

  • 2014-01-08

    上海待我不薄 - [Writing]

    上海待我不薄,即拿到栋梁的口头offer之后,又收到邮件得知可以去Masha Ma为她的巴黎时装周AW14筹备团队做实习生,真是太期待,东华的课程一结束就马上启程去Masha Ma实习,实在是太期待!

    今天是立裁的第一天,被虐得很惨,还有剩下的十一天,请各种努力吧!被爱好与梦想与挑战充盈的生活,简直是太完美!

     

  • 2014-01-03

    生活 - [Writing]

    2014年初始,到这个一月底我的英国签证就要过期了,从九月回国,到一月底签证过期,期间有五个月的时间,热爱伦敦的我原本应该选择留在伦敦,找找工作,就算是做做实习,积累积累各种经验也好,但是在七月的时候毅然决定回国,更是在八月的时候发现了东华的课程,上海的生活与伦敦的生活无缝衔接,一转眼,四个月已逝。

    四个月的时间里,我练了画画,初学了打版、工艺,即将开始学习立体裁剪,对服装的兴趣还是在不断上升,每个环节都是很喜欢,让我埋头每天做工艺,学习细枝末节的小细节也是很喜欢,做出一点什么来会很有成就感,昨天刚做出了西裤,今天开始做西装,期待这条黑色麻料西装,我会把男装穿着玩。昨晚熬夜做自己的设计,关于黑白相片里的巴黎,对于巴黎总有一种特别的情结,也许来自于天性里对于美好事物的渴望和向往,就像每次我看到一些美景,都会说,好像巴黎。

    但其实我对伦敦的感情更深,比起上海更喜欢伦敦的原因,不只是因为伦敦没有PM2.5,伦敦比较小,适合我到处走来走去,各种迷人的美术馆博物馆让我一个人走来走去看东看西不会无聊,甚至走在伦敦的地铁里也会觉得得到很多灵感。我问起N,香港和伦敦,你更喜欢住在哪个城市?他说,每个城市都有优点缺点,但是在伦敦,我的思维得到激发。这大概也是我对伦敦的感觉。我特别喜欢2013年在伦敦的日子,自由自在地探索自己的兴趣和热情的日子。

    但上海是让我去执行梦想的城市,在CSM和LCF花钱上培训课程,花一万RMB只能学到一点点东西,而在上海东华,一万RMB是很多日子的起早贪黑,是得到能够从头至尾自己独立执行设计打版和制作一件衣服的能力,真的很喜欢东华,因为东华的这个课程,我可以有一个开始。

    2013年的年底面试了最喜欢的买手店栋梁,一定程度上对于栋梁的喜欢是因为它的前瞻精神和它与伦敦时装周的合作,得知结束东华课程后可以去试上班,可以的话就可以去做全职,非常非常期待,富民路上的栋梁离我的房间很近很近,不需要坐地铁可以走路去上班,在我最喜欢的静安区。开始了一个小本子:创艺营销X栋梁手记,说真的我对于我梦想的第一份工作充满了热情,永远像初恋一般地对待每一个机会,真是我喜欢的人生。

    接下来的生活就是,做完西装,学完十二天的立体裁剪,四个服装相关的全天讲座,去栋梁试上班,回家过年,开始打版自己的第一个小系列。

    总有一个系列会献给伦敦,这个世界上我最喜欢的城市。

  • 一月

    1. 与Oliver Wyman合作的欧洲信贷调查项目,太痛苦了,做不喜欢的事情我连理解它的能力都没有。

    2. 和芳的聊天中决定毕业后就要开始在自己喜欢的行业打拼,为日后的创业做准备,从那天开始充满动力。

    二月

    1. 开始过追随热情与试验想法的生活,V&A和Somerset House是很棒的课堂。

    2. 与UnLtd合作的一个关于社交网络研究的项目,组员们都是我的好朋友,是一个愉快的过程。

    3. 幸运受邀参加伦敦时装周看秀,王海震的秀,我那么渴望设计师的生活。

    三月

    1. 美国旅行,见到很多朋友,三个人一起公路旅行。

    四月

    1. 回到伦敦,初遇Nick,从此生活不同,有人一起在伦敦享受生活了。

    2. 开始四个课程:圣马丁的印刷和服装设计、Heatherley Find Art的肖像速写、伦敦时装学院的手袋设计。

    五月

    1. 继续上课,继续和Nick享受伦敦生活,交谈甚欢,但苦于得不到。

    2. 考试复习。

    六月

    1. 无比宠爱自己地给自己准备了十几个生日礼物,个个fancy而有意义。在见过Patti Smith和Yoko Ono之后不再害怕变老,我也要做这样永远年轻冒险自由的女人。

    2. 二十五岁的旅行:巴黎、阿姆斯特丹,谋杀胶卷若干,艳遇一场。

    3. 生日晚上告别N之后,我以为我放下。

    七月

    1. 丢失重要文件。

    2. 决定回国。

    3. 从中心伦敦搬到东伦敦。

    4. 整月不见N。

    八月

    1. 伦敦时装学院的打版课程,越来越有兴趣。

    2. 写毕业论文,关于时装行业的消费者心理和行为。

    3. 舜邀我上海租房,找到东华的服装课程,决定参加,于是上海是下一站。

    4. 离开前半月发现与N互相一见钟情,而我们所拥有的只有我离开前的这半月,这些年我们之间没有缘。

    九月

    1. 选择上海而非伦敦,选择梦想而非N,不后悔我的选择,只想全力付出。

    2. 开始课程:学习时装效果图和打版基础。

    3. 在上海走来走去看不到一个好看的男人,而所见过最好看的男人在我们班,每天都可以看到。

    十月

    1. 和N只是好朋友,在深圳一起的周末,我终于放下,当对一个人的期待降到没有任何期待,又能怎么样说爱。

    2. 打版和健身是生活中两件事情。

    3. 对那个帅得无法无天的L同学,仍然I can't take my eyes off him。

    十一月

    1. 和L竟然很聊得来,从此他变成身边一个重要的人,一起奋斗学习,一起享受在上海的美好时光,这段学生经历绝对是人生中最有趣最有热情的。

    2. 拿到LSE的Merit学位,还是值得庆祝,比起在东华的学习,LSE简直是公园里的小散步,饭后的小甜点。到底我是做了那么多年的商科学生,而我还是服装界的小学生。

    3. 申请LSE创业比赛,过了第一轮,输在第二轮,不过关于创业,我还没准备好,慢慢修炼和准备自己吧,心态耐心得很。

    4. 参加瑞典瑞士创意比赛,两条裙子,拿了优秀奖。

    5. 开始学习设计课程,第一个系列的灵感是巴黎。

    十二月

    1. 学设计,学工艺:要做出一套西装来。

    2. 在上海过圣诞节和跨年,有L在身边一起努力的日子,我很安心也很愉快。

    生活总是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分享时间,就算有缘无分的事情时常发生,你花在玫瑰花身上的时间才使它变得如此珍贵,一起度过的时间从来都不会是白过的。

    期待2014,肯定会过得更加好玩,看看我的热情与行动会把我带到何处,这样子生活的感觉实在太好了。

     

  • 2013-12-27

    2013年还剩四天 - [Writing]

    开始写2013回忆录,比较简略地写写,竟也写了将近一万字,这一年过得实在是超越最狂放的想象,太神奇了。但长篇大论的只能留给自己。

    家人和朋友始终是我最坚实和温暖的后盾。

    自己的灵魂和身体要用心地照顾好,然后生活便不会太糟糕。

    寻找自己最热爱的一份事业,然后身体力行,爱上它的每个细节,呼吸它的每个瞬间,不断不断地修炼,无比热情,也无比耐心。

    在喜欢的城市里生活,身边有一个喜欢的人,做一些大家都喜欢的事情,一起成长,相处愉快。

     

  • 不知不觉“奋斗的12月”已经过了一半,虽然没有奋斗得很给力,但是还是有踏踏实实地度过每一天的,在东华的日子只剩下最后的一个月了,这绝对是我学习最最努力也度过得最最有意思的一段学生生涯,果然要学习自己的真爱科目才会是最给力的。

    2013年真的太fancy,大概最重要的便是,遇到设计,遇到N,遇到雷,自己愿意一辈子去追随的事业,与和自己心灵相通的人们,我想我已经足够幸运了。然而预感时光会慢慢提供给我更多更多fancy的惊喜,所以每一天都过得充满期待。

    12月用来画1st collection的设计图和打版一些想穿的衣服练练工艺,1月有三驾马车:工艺集训,立裁集训和把自己的1st collection打版30-40%的样子。1月准备应聘一下一个很酷的服装买手店eth0s,去感受一下工匠服装的魅力,也可以在工作中积累我的“艺术营销”实例经验。我理想的2月是:一边在eth0s工作,一边打版制作自己的collection,周末去东华学个化妆造型以备将来使用。我永远都是越multi tasking做得越有劲头也越出色的人。希望再一次狠狠地挑战自己。不管怎么样,在25岁的年龄里,我想做的事情是,不断不断地修炼自己的思维和技能库,不断为自己增值,成为一个放在任何环境里都能够活得很出色很尽兴很有趣的人。也许爸妈和长辈们会觉得我不靠谱,但我的确是发自内心地看重这些事情,至少,我要做一份让我觉得时刻充满热情和动力的工作,而不是一份时刻都在盼着下班的工作,时光会告知,到底怎样的选择才是正确的。但我在设计面前,不会太在意什么未来有多少成就,因为每一个开心和热情的日子,都是最好的礼物了。读《禅者的初心》,“活在当下”真是读到心里面去了。

    难得感受到不安与焦虑,但是大多数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好羡慕自己的生活状态,我真的一步一步活成了自己想要成为的样子。

    期待圣诞,期待跨年,期待更加精彩的2014年。

  • 2013-12-03

    安心的十二月 - [Writing]

    今天L看我的博客,竟然被他看到我九月的时候写的他:“班里面那个帅得无法无天的男同学”,看得他笑死了,而我再怎么狂放的想象力也没有想到,这个九月时远远地观望的帅得无法无天的男同学,我此刻穿着他做的衫,超级宇宙孤品。

    今天学了一天电脑款式设计,用矢量软件来画图,和L一起买了面料,拿了胶卷,晚上他就把帅气的长风衣给我做出来了,有书有版有设计灵感有摄影有梦想有L在身边的生活,以后回想起来,一定会是记忆里最闪光的片段。的确是人生中第一次感觉到有一个人像小王子对待玫瑰一样对待我,我会很珍惜。

    知道了创业签证失败之后,内心反倒是很安心,可以慢慢地做自己梦想的职业,没有找到平台的时候,可以自己创造平台,这种感觉真的棒极了。

     

  • 2013-11-22

    生活变化多端 - [Writing]

    生活变化多端,于是我精心设计每一种可能的生活,A或者B,让自己满意于任何一种,无论是London and Shanghai,还是Shanghai only at the moment。

    以自己为中心的生活总是会轻松一点,时刻都活成真正的自己的样子,而真正欣赏我的人,总是会欣赏真正的我。

    十一月份的确很特别,期许自己的事情都完成了,遇到一个灵魂相通的人,拿到我理想中的Merit学位,答应自己参加瑞典瑞士比赛,然后在很短的时间里做好研究,打好版,挑好面料,做好坯样,找人帮忙做好最终作品,在截止日期的前一天交到了瑞典大使馆,走过了上海的一些有趣的地方,品味这个城市独有的乐趣,去了高中时候喜欢的书《复兴公园》里的复兴公园,在很多个朋友的倾力帮助下通过了创业申请的第一轮,对于制版和设计,也不断地在慢慢培养技术与感觉,也坚持运动,虽然距离想要的身材尚远,但总归认真地坚持着。生活这个样子,也很沾了木星在巨蟹座的光。

    但无论是在顺境还是逆境,内心都要淡定,我的乐观主义与冒险精神,会带我去哪里,我自己也不知道,而我所知的是,我所遇到的心灵相通的温暖的灵魂,我所有幸拥有的温暖的朋友和家人们,我时时刻刻都会用心地珍惜。这些,都是我生活中的灵感。

  • 2013-10-31

    我的空中楼阁 - [Writing]

    我现在有一座空中楼阁,然后正在努力地为它把下面的砖瓦堆砌起来。关于品牌未来的发展想得很多很多,关于设计也想得很多很多,结合管理与设计是我最想做的事情,就好像我最崇拜的设计师是川久保玲,是一个商人,是一个设计师,两种角色是不可以分离的,而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一个商科学生的关系,我总把商业相关的来龙去脉翻来覆去地想。当然,设计也不落后。

    从前求职投行部的时候的那种雄心壮志与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始终贯彻在我的生活里,有时候我的雄心大得都不敢与人说,有时候自己也会被吓到,但是只要按自己的节奏做着自己热爱的事情,这对于我来说,不管成功不成功,什么时候成功,都不那么重要,因为这种状态对我来说就是一种成功。

    但我真的好喜欢好丰富的内容,把不同想法和不同技能用自己的风格来融合在一起。

    每当我有一点点怀疑自己的时候,我就翻出记忆里N对我说的那句话:我希望你可以很成功,因为我看到你有很大很大的潜力。

    我的确是把赌注放在了自己的身上,自己的潜力上,但这样的赌博不正是我所喜爱的生活的意义吗。

  • 我想这个世界上也许有很多人可以与我相爱,但是这个世界上也许没有很多事情让我充满无与伦比的热情。所以我不曾后悔过我选择与我的梦想一起住,而非N,就算我暂时或者永远地失去了他,也是我所付出的代价。仍会很理想主义地以为,一个注定与自己在一起的人,不是轻易地就可以放弃的。反正与N总归会是好朋友,我所特别欣赏他的方面,全部都适合做朋友,而非恋人。

    今天收到了桌子和缝纫机,把我的半个卧室改造Studio计划执行好了,一百多块的工作台用来做research阅读,画图和打版,兄弟缝纫机用来做东西,希望我可以最大程度地把自己的Studio利用起来,并且不断地把它改造得更美好,我很喜欢这种感觉,我批准自己做设计师,于是我就即将成为设计师了,有很多的想法在心里在脑中跃跃欲试!期待至极。设计这件事情真的让我热血沸腾,因为它适合我的本性,它满足我喜欢的生活状态,它融合我最喜欢的一切事物,它使我尽情地做一个dreamer,一个doer,一个thinker,我很幸福在这广袤的世界里,我发现了设计。并且我有十足的勇气去追随它。我喜欢自己这个状态。

    上海的秋天在一夜之间开始,也在一夜之间,我和N从恋人变成朋友,我的微型工作室最初建立起来。

    期待有更美好的东西沉淀,有更有趣的事情发生,但此刻的我已经觉得自己非常幸福了,因为世界上有多少人能够何其幸运地发现自己所热爱的事情(理想主义者般)并深刻地踏实地去追随它(现实主义者般)。

     

     

  • 2013-09-30

    Holiday begins! - [Writing]

    意外发现9月30号的下午是可以提早下课的,于是我回家放下东西,放松一下,准备出门去看Dior的展览,外加随意逛逛街,明儿就可以回家了!Yeah!

    伦敦与上海无缝衔接,毕业论文交了之后马上回到上海学起了时装设计,从9月4日第一天上课开始,不知不觉也已经20几天了,差不多忘记了睡懒觉是什么滋味,六点半的早起是绝对家常便饭。但是每每想起这个课程,总觉得是我花过最值得的一万多块钱学费,状态很好,目标很清晰,理想很远大。从小点滴做到大。我很期待三月初我的launch party加毕业展。

    国庆五天的安排是:一天在上海玩乐,两天做裁缝做裙子,两天去工厂学习考察洽谈未来合作。相当合理与有趣,每每想到我要做LSE毕业的设计师,顿时觉得又好笑又自豪。伦敦的那段日子给了我很多的自信与很强的学习能力。想清楚了,安排好了,去做就是了,然后不断调整与不断变化。

    有钱有能力之后回到伦敦,去中央圣马丁读MA仍是我的奋斗目标。加油加油!我反思自己为什么几乎没有心情不好的沮丧的时候,一直保持很正的心态与很多的热情,因为我的生活和一切事情都是要用这种状态来供应能量的,所以一切不让我微笑的不让我开心的事情,都会最终被我放弃掉。内心的那杆天平其实就是自己所感受到的,自己的快乐。有点抽象,但很直接,可以瞬间了解事情的真相。

  • 和Begonia聊天,我告诉她,这几天学打版的感想,就好像做衣服就跟做烘焙差不多,可以照着方子一点一点做,如果你按照方子严格地走,自然不会太错,如果你变化了方子,也许会很糟糕,也许会很神奇,缝纫机就如同烤箱,做出最后的成品。晚上我在淘宝上挑选布料买布料,有一种之前买胶卷拍胶卷的那种感觉,很期待会做出什么样的东西,就好像每次看到照片前都会很激动。打版打了几天,已经学了很多种裙子的形状,今天开始做裤子了,从最简单的裙裤开始,于是我决定国庆假期的时候,做两条自己设计的裙子,做一条自己做一些创意改造的裙裤,非常期待,今晚买的布料也是相当的美丽。今天早上8点上课,晚上8点回家,很多同学都超用功的,所以一起学习也蛮有劲头,甚至还有五六十岁的老阿姨都卯足了劲儿在学习,让我更加不敢放松。我们班有一个帅得无法无天的男同学,我觉得他很有日本男明星的范儿,但是比日本男明星更帅,今天终于和他聊上了天,原来他是一个版师,对设计蛮有研究,貌似已经结婚,戒指戴在左手无名指,虽然看上去就和我差不多的岁数。我和他聊着聊着,不知道是太紧张还是太累了,说我最喜欢日本的设计师山本耀司,说成了山川耀司,囧死。Anyway,以后和帅哥见面可以打个招呼了,如果以后我做一个男装小系列,一定邀请他来穿我设计的衣服。我永远贪恋美色,木有办法。不过我们班的女同学里面,让人惊艳的美色倒是还没有见到。可以开始在上海结交一点好玩的朋友们,收罗一点我的轰趴常客们。

    对我来说,在感情里,欲擒故纵永远没有用,如果对方对我不上心,那我也就渐渐地放下对他的强烈感觉,但是我不知道,这种感情会演变成什么样子。纵然在我第一次见到N的时刻我便决定要永远都和他做朋友,追随他,对他很好,但我不知道,如果N成为了辜负我的喜爱的人,我是否真的能够如我所期许的那样做到一如既往地对他很好,把他当做公子和焱焱那样生活里面最重要的好朋友们。Anyway,也许我该做到,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然后一切都有退路,一切都有余地。不要穷凶极恶,不要赶尽杀绝。我和他之间,不就是当时赌气的一条试探短信说:“真是神奇,你对我没感觉,却和我在一起呆那么多的时间。”如果不是那天他的不识相递上他的外套,挽住我的肩,我也不会发那条透着一股“不见棺材不掉泪”怨气的短信。如果没有那条短信,也就没有后来的故事了。谁知道呢,生活总是莫名其妙,又各种神秘,也许我和N在2013年不在一起,到以后我回到了伦敦之后却能够在一起;也许我们在2013年有机会在一起了,却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在一起。还是不要七想八想了,还是期待在十月份见他一面。如果他所期许的十月来上海不能赴约,我真的是要在上海约会起来了,不是赌气,也许是真的失望。无论我有多少洒脱豁达,多少迅猛move on,多少花心贪恋男色,多少自我保护,多少游戏人生,多少率性妄为,在见到N和爱上他之后,我便不那么自由了。因为以为自己放下他而选择回国,又差点因为舍不得他而选择留在伦敦,又是他说在那个时刻他承担不起这种“留下”而继续坚持回国,除了他,从没有在一个面前大哭过,因他掉过眼泪,因为心疼他,想带给他快乐和正能量,却又深知,三十几岁的他是不可能再有任何性格上的改变。如果“你快乐所以我快乐”,那若他不快乐,我也总是不快乐,那这种生活真是要命了。他其实不适合创业,有种分分钟把自己逼死的感觉,但是又那么雄心壮志,觉得要快点做出成绩,这些那些,我都觉得心疼。Anyway,我只能管好我自己。

    大概我也想要一个很man很hold住的男人。是我的性格太强势了吗,真的从来没有一个男人给我这种感觉。从来没有。如果我遇到一个在他面前我就像个小孩,他可以引领我的男人,我大概瞬间就醉心了。或者,我只能遇到与我互补的。

  • 2013-09-20

    完美 - [Writing]

    而巧合的是,你心里完美的我的样子,与我心里完美的我自己的样子,是一样的。所以,不管是为了你还是为了我自己,我都愿意每天都努力一点,去变成更好的自己,靠近那个完美的样子。

    今天画了一天画,草草地做了一个叫做“晴日伦敦”的小系列,不是很理想,主要是我对自己的画功不满意,有什么办法呢,唯有耐下心来苦练,才是唯一出路。

    晚上去了来福士的健身房,做好了四个月的健身卡,于是与跑步和瑜伽死磕的日子又开始了,可这次不比在伦敦的时候,住的地方与健身房只有一步之遥,这回要坐地铁去健身,想好以后有空的日子里就下了课就去泡在健身房,回到家就差不多可以睡觉了,白天努力学习,晚上努力健身,唯有灵魂与身体最为重要,我身体力行。

    后来去逛了10 Corse Como,比起巴黎的Merci,米兰的10 Corse Como可真的是浮夸了许多啊,一个马克杯都要几百块,但是女装部真的没话说,衣服的挑选很有品味,因为店刚开,所以拍拍照也不要紧,我就一条一条衣服研究过去,看面料,发现10 Corse Como变成了我的reference,一有空就可以去研究那些衣服的面料,一回生二回熟的我就会有长进,这边店里看到什么喜欢的面料,第二天就可以跑到世贸商城去看看,问问,收集点样品,我要赶紧根据自己的设计风格去选择一些我可以经常采用的面料,期待期待。所以每天上学早放学早也是有好处的,放学之后的时间还可以去逛个街(巨鹿路和富民路的设计师买手店们还未逛),看个展览(最近有Dior展),然后再去来福士健身,再心满意足地回家看看杂志看看剧就睡觉。对于上海这个地方,我是满足的,一个小时多点就可以回到桐乡的家,城市里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去挖掘,虽然没有像京城那么真文艺,但是上海的那种海派时髦真好符合我的口味。最近在挑选着各种地方可以在N来上海的时候带他去玩。虽然他也不百分百确定来上海度假,但我至少可以安排好做到有备无患,就像我在伦敦的时候那样设计一个Best London Package,现在在上海也要设计一个Best Shanghai Package。

    昨天某一刻心里觉得委屈,觉得最近N忙得没空理我,原本打算默默放在心里,或者该认识的别人该认识起来。我总是这样,一旦心里察觉到对方不够用心,不用多说什么,就可以慢慢地自我调整到渐渐不需要对方的状态。但是我想既然对方是N,我可以什么都告诉他,如果他对我说,对不起,我的优先事项就是我的事业,你不ok可以喊停,那么我第二天就马上去date别人了。幸好N的态度让我觉得,他还是可以hold住我的心。他说有可能近期会去一次深圳出差。如果十月能在深圳见他一次,在上海见他一次,那可真是一个完美的十月,但我还是做好一次也见不到他的心理准备吧。但我的确是很希望在我念完这个课程,英国签证过期之前,再去一次伦敦。心里面总是对自己比对别人更有把握,更确定,这似乎不是一件好事。也许因为我习惯了失望,所以不敢让自己太多期望,但总是相信他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记得刚认识他不久,我问他说,下次我在上海开我的新品发布会的时候,你来好不好?他说,can do, I will fly business :) 他那个英航的便宜商务舱真心可以用起来,快点把英航变成他的Central Line,在伦敦的最后半个月,我天天在Central Line上穿梭,从东面到西面,从西面到东面。现在可以轮到他。

    期待明天踩洋机:)

  • 刚回国的时候和老爸吃饭,听他说起文艺女青年有三大魔咒,我很好奇,神马三大魔咒?“作家、歌手、前男友。”我当场震惊,差点喷出一口可乐来,无论表现得多么的勤劳而务实,三大魔咒紧紧地套在了我身上,对我的生活影响最大的就是三个人,木心、吴青峰、YSQ。木心指引我追随美与艺术,活得“不枉此生”;吴青峰指引我要做真实的自己,成为自己喜欢的样子,做最适合自己的事情,然后证明自己的价值;YSQ给我的影响是,“既然没了你,还有什么是不能失去。”然后开始疯狂地探索与试验人生,抛开以往的安全感与虚荣心,最后发现了自己最真爱的东西。原来,我真的是文艺女青年啊!躺枪了。

    Anyway,最近过得真的很开心,虽然有时候我也稍微抱怨一句:这课真的很逼人,很累。但是心里面却是甜得很,因为看到自己正在享受这个过程,也在不断地进步,觉得长久以来的一切探索与找寻都有了现阶段的一个答案,可供我努力一阵子。很喜欢在微信上分享我的手绘图和设计图,然后听朋友们鼓励我;发给N看,他觉得我进步很大,很有动力。我当然是很有动力,只要每每想到我是为了做自己想做的设计师才暂时放弃了和他一起在伦敦生活的机会,然后我只有在两年之内做好设计师,做出很棒的设计,不断成为一个更好的设计师,我才可以做好准备回到伦敦,去最心爱的中央圣马丁念书,与最心爱的Nick在一起。于是我就埋头设计和画画去了。但是服装设计果然是我喜欢的东西,喜欢做research,喜欢画草图,喜欢画美丽效果图,喜欢制版,喜欢缝纫,虽然我只是浅浅尝试这些事情,但我真的觉得我很喜欢。因为可以在自己的心灵与头脑里挖掘得很深,然后创造与心灵和头脑有共鸣的可以被穿在人们身上的艺术品,我喜欢我的设计都有一个故事可以说,特别私人,有关经历、回忆、梦想与痴迷。这是我喜欢的。胜过做平面设计,要特别地以客户为导向。而时装设计,可以多一点自主权,我喜欢这种感觉。我还啥也不会的时候,已经想好了明年的四个collection的主题,都让我很有热情。以热情来做事情,真的是很酣畅淋漓,我是一个梦想家,但更是一个实干者。有时不愿意思虑太多,有时不在乎一次就能做到完美,我就喜欢不断在流动的一个过程。

    在上海的生活,毫无违和感,有一大堆的地方要去探索,相当期待,也知道这个城市里有很多精彩的人也许会成为我的好朋友,所以很期待接下来的生活。更加期待十月Nick来上海玩儿,他说他要和在上海有自己的工作室的老同学见面了,争取在上海找点合作项目做。其实我也没有期望他真的会找到在上海的合作项目,但是他这么说是让我开心的。有时候明知道承诺啊誓言啊告白啊什么的都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但是女人就会总是执迷于这些东西。不过Nick从不会给我这些东西,他只给我时间,于是我就想起,“是你花在玫瑰花身上的时间,使她变得如此珍贵。” 于是我就对自己说:“检验一个人是否喜欢自己的唯一标准,就是看他是否在你身上花时间。” Anyway,既然我从认识他的那天起就决定有可能的话就要一直追随他,那么我准备不要患得患失,反正我利用一个男人的方式就是使他成为我的动力,然后因为他变得更美好更出色。

    然后,如果他不要我了,我就和他做朋友,我随时move on,因为茫茫人海里还有很多可以和我在一起的人;在找到下一个之前,我可以经历充实有趣的约会过程。有种把自己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心理准备,就可以很好地去享受和体验感情。我已成为百毒不侵的小怪兽一枚,但我仍希望你会是我的解药,让我从此不要再在人海里游荡来游荡去。我虽然如此适合去体验不同的感情,分享不同人的故事,但我很想就此止步,只要往深处挖掘和N之间的情感就足够。今天在Lens上看到一句话:“他可以变得小器、变得自私、变得可恶。但是她也明白,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样子,她都是可以接受的。他们之间不算绝配,大概也永远成不了绝配。但是她在心底知道,和他在一起,比起和其他人和人在一起都好。或许,认识到这一点,才是对爱情的最佳注解。”这是我对N的感觉,当他在我心目中的男神形象逐渐破灭幻尽后,却仍然喜欢他,在接受他作为最真实与完整的他的前提之下。所以我现在很享受我的感情态度。

    练习水彩

    练习水粉

    练习短时间内做个小collection

     

  • 新生活开始差不多快一周,还没来得及写上一篇日志,因为一直忙着过生活,一切都挺愉快。

    从伦敦到上海无缝衔接的新生活,心里面对于舜的合租提议还是依旧很是感激,若不是她问了我合租的事情,我也不会去查询时装设计的课程,而此刻在东华大学上的时装课程,简直就是为我所需要的技能所量身打造的。在CSM学过设计的课程,所以设计的过程我知道怎么做,但是具体操作的技能,我是几乎什么都没有,画画是乱画的,打版只学过最基础的。而东华大学的这个课程,每天八点到下午四点半,除了中午我吃饭半个小时的时间,别的时间全部都在修练基本功,这几天使劲地在画画,一天画七个小时左右,中午的时间就翻看着我从伦敦带来的时装设计书,中西合璧,很是愉快。周一到周五是修炼基本功,周六是给没有缝纫经验的同学的补习课,上周六,我第一次认真地接触工业缝纫机,学会平缝和倒车,熟悉着怎样掌握它。每天六点半起床但毫无犹豫的生活,走在路上也会因为自己正在靠近自己想要实现的目标而欣慰地微笑,我不相信什么运气,也不相信什么贵人相助,我需要的是我的想法结合我的技能,当我能够创造出自认为无比fancy的设计的时候,我就有信心我的设计能够取悦我的目标市场与客户。四五个月的时间,主要要做好的两件事情,一是成为一个没有技术空白的时装设计师,二是进入奢侈品行业从事商业相关的工作。如此,我便可以又文又武地更快靠近自己的短期目标。

    离开伦敦的那天,早晨与N在伦敦街头告别,因为他赶一个deadline,于是最后送我去机场的人是艺青,和艺青挥手告别的时候,我也没有哭,现在艺青也已经回到国内了,期待她去参加舜的电视台举办的烘焙大赛,然后华丽丽地拿个第一名,我想她一定可以!到九月中旬的时候,期待国内的好朋友们与伦敦的好朋友们一起相约在上海,要带好朋友的日本男友体验中国的好玩和有趣。上个周末,焱焱和公子两人开车来上海找我们玩,我们五个人一起在田子坊吃晚饭,掏心掏肺地聊天(明显是因为我喝了cosmopolitan而开始掏心掏肺地讲话),周日我踩完洋机,大家再一起回桐乡,差不多九个月以后,我终于又睡在了自己的粉红小床上,又去外婆家吃饭了,亲切温暖,接下来的中秋节又可以回家,非常愉快。回来之后一直在见朋友,江浙沪是好朋友最多的地方,特别热闹好玩,在上海一点也不觉得孤单,因为很多要好的好朋友就在身边,一个电话就可以约出来一起吃饭聊天。

    新生活什么都好,除了Nick不在我身边,于是伦敦就是心口朱砂痣,就是床前明月光。于是有能力既生活在国内,又生活在伦敦就成了我的奋斗目标。每天和Nick发很多短信,分享生活里的小点滴,期待他来上海的小假期,在人潮汹涌的地铁里,看着一张张陌生的脸,看到不计其数的我并无好感的脸,听到很多我并无好感的声音,我觉得,在茫茫人海里能够遇到Nick这个人,真的是我最好运的一件事情。回想起四月的伦敦,天气刚刚转暖,春日阳光初现,在自然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大恐龙模型的头部位置,第一次见到Nick的时候,至今想来那是一个不可思议的美妙瞬间。后来有过那么多有趣的浪漫的相处,仍觉得充满新鲜感和乐趣,仍有很多事情值得两个人一起去期待。每每想起这个世界上我所遇见过的最最不可思议让我最最欣赏的人(记得认识第一天,我说这是我遇到过的最美丽的脸蛋加最美丽的灵魂),也恰好像我喜欢他一样喜欢着我,就没有什么事情会让我沮丧和烦恼。并且我也不太在乎,有一天Nick就不喜欢我了,(因为我认为不喜欢一个人了是可以理解的一件事情),我们也仍会是可以聊很多天的好朋友。第一次遇到他时,我便决定是像喜欢和欣赏吴青峰与木心一样地欣赏和喜欢他。25岁生日的时候许的唯一一个愿望貌似在生日之后的两个月就实现了,而帮我实现愿望的人,恰是给我买生日甜点,陪我吹生日蜡烛,陪我度过跨越24岁到25岁的瞬间的那个人。

    Patti Smith说:生活给我们的引导是,我们最终成为我们自己,我们最终遇见彼此。只有当我真的成为了我自己的时候,我才有机会遇见那个我认为的真正适合我的人。于是,我培养自己成为一个设计师,我也爱上一个设计师。这两件事情成为生活的主线。

    另外的事情呢,比如找个工作,与家人朋友们共享好时光,探索上海,学粤语学法语……

    之前胡乱地生活,不小心变胖,气色也不太好,于是接下来,要吃得更健康,找个健身房去跑步和练瑜伽,做做面膜管好皮肤,吃吃维生素,早睡早起,总之好好待自己。

    应该这是迄今为止心里最笃定的一段时间,安然而热情地享用它吧!

  • 忽然,九月就來了。

    昨晚和倫敦的閨蜜們一起喝酒,喝到最後,她們竟然一齊勸我不要回國,在倫敦留下來,差不多半個小時的時間裡,我真的以為這將是我接下來的決定,我的命運會被我們一次聚會喝酒所改變。甚至想好了,和家人和朋友們一一說對不起。

    酒醉的時候變得情緒化,和N走在路上的時候就一五一十告訴了他我的忽然決定,他很吃驚的樣子,但並無歡喜,後來在他面前大哭了一場,很久都沒有大哭過,也是第一次在一個男人面前大哭,他看著我,滿臉無奈,他受不起我這樣衝動地就因為他,而改變我的人生計劃。

    第二天,我發信息給他:I was drunk last night and I am flying back to Shanghai tomorrow.

    所以,靜安區的小房子,和姚舜一起探索上海的日子,焱焱開車來接我們回桐鄉,東華大學的課程,家人和朋友的相伴,這些我都沒有失去,它們也許會比想像中所期待的更加美好精彩。我看我承受不了變來變去了,明天下午果斷回國。

    我抱住N大哭的時候說,我的人生中從來沒有出現過像此刻這般兩難的選擇,一邊是我最喜歡的城市與人,一邊是我的夢想事業實現計劃與家人朋友共處時光。幸好他一副我無法承擔你對我的喜愛的樣子,讓我可以走得無牽無掛。以後的事情誰曉得呢。他是我80%完美的情人,而也許,我會遇到一個95%甚至100%的呢。我說我害怕我到了上海,無法像現在這樣的快樂;他說,你懂的,能讓你自己最快樂的,就是你自己。

    生活即將被重新洗牌,我充滿期待,寫下我的十個目標(接下來四個月):

    1. 掌握設計製版縫製技能,達到設計什麼可以做什麼的程度。

    2. 聖誕節左右第一個collection

    3. 找到一份滿意的工作(珠江三角洲)

    4. 建立給力有趣的朋友圈

    5. 盡情體驗和享受國內的城市,繼續攝影和寫作和畫畫

    6. 學會網頁設計,做好兩個網站

    7. 學會矢量設計,做好自己品牌的VI

    8. 積累存款

    9. 保持英文、學習上海話、粵語、法語

  • 2013-08-30

    青峰生日快樂 - [Writing]

    青峰和木心大概是世界上我認識他們,他們不認識我的人裡面,對我影響最深的兩個人。

    今天是青峰的生日,生日快樂!

    青峰對我影響至深的是,人在這個世界上,要找到自己最喜歡的事情,堅持自己的方向,默默地努力,付出汗水與心血,有一天別人會認同你的價值,不要去試圖走別人的路,去偽裝自己,去追尋其實與自己的內心並不契合的生活,如果出發點只是你的虛榮心與外界的認同。

    我對他的觀點認同至極。也身體力行地這麼做著。無論我選擇的是外界看上去光彩或者不光彩的事情,只要這是我內心所認同的,是與我自己天生的這塊材料所合適的,那我就毫無不安地去追尋它。

    青峰的音樂從我高二開始陪伴我,現在已經差不多過了八年了,時光真是飛逝啊,而青峰卻仍然是那個迷人可愛的小王子,並且魅力越來越爆棚,但音樂一如既往的給力。

    謝謝青峰。

    我還記得大二的時候寫人生夢想,我說我要去倫敦政經讀書,我以後要和吳青峰做好朋友,一直那麼努力,是為了可以和吳青峰做平起平坐的好朋友,樂觀如我,依然相信總有一天我會實現這個人生夢想。

    以後成為了設計師能和吳青峰做一個crossover就好了,話說這麼多年,吳青峰設計的那條agnes b的T恤一起陪伴著我,也是那條T恤讓我一直都維持著能穿進那條xs的身材。

    有這樣一個積極向上多才多藝溫柔可人認真生活奮力追夢的人生偶像,真的太幸福了,這個九月終於可以去見你了。

  • 和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城市,只剩下三天相处的时间,又陷入了最烦恼的收拾东西阶段。

    2009年的10月第一次见到伦敦的样子,始终记得第一次看到伦敦的夜景时,我的惊叹声和兴奋心情。

    2011年3月收到dream school伦敦政经的offer,想象着自己即将要到世界上最完美的城市之一去生活两年,几乎每天都被这种期待的幸福感满满的充盈着。

    2011年9月17日,我正式来到伦敦,一开始住在伦敦的塔桥边上,2013年9月2日,我离开伦敦的航班在下午两点,两年不到一点点的时间,伦敦带给我的东西实在太多。

    学术、社交、求职、文化、艺术、设计、朋友、爱情……唯一差一点的是没有在伦敦工作,这个事情有点儿小遗憾。

    2011年,我刚到伦敦,记得第一天自己去闲逛的时候去的是Covent Garden和V&A Museum,这两个地方至今都是我的最爱。后来渐渐融入了LSE的管理专业,参加了有的没的一些同学间的社交活动,和专业的大部分同学都聊了个遍。十月开始了疯狂紧张的求职阶段,第一次去的求职活动是LSE组织的咨询招聘会,还记得那时候可紧张了,对于麦肯锡这样的高富帅公司都不敢过去问话,后来去的活动越来越多,被投行部深深吸引,然后开始了无穷无尽的网申和网测,那个时候我都呆在LSE的图书馆到半夜,做很多很多的申请,网测做得那可真是顺畅,渐渐地拒信收到手软,不过也得到一些面试。错过了两个投行部的面试心里觉得可惜,不过到二月份的时候,情人节一个人去布里斯托面试了毕马威,最后拿到了offer,2012年的夏天,我错过了伦敦,一个人在布里斯托度过,也确定了会计师事务所真的不是我的那杯茶。

    2012年很长一段时间,被ex弄得心烦意乱,然后心境经历了一波又一波的起伏,于是在人的内心不稳定的时候,变得越来越不同寻常,2012年的4月,疯狂节食和运动了一段时间,那段时间早上从塔桥的宿舍走到市中心的学校,走着走着就觉得要掉泪,看着玻璃介质上反射的自己的身影,觉得特别柔弱,快倒了,那段时间是特别瘦的一段日子,也在健身房开发出了自己的长跑潜能,把折腾自己来作为转移纠结感情的注意力,那真是一段很难受的时间。但那段时间里,我开始不在乎很多东西,不在乎考试成绩,不在乎工作,只想去做自己发自内心想做的事情,变得极端的风险偏好型。有一种“既然得不到人生挚爱,那么就让自己活得尽兴”的感觉。在那段时间,萌生了以后要创业的最初想法,不断搜索着灵感。考试的那段时间参加为“全球贫穷项目”募款的活动,每天只花1英镑,体验极端贫穷,募款了610镑,很有成就感,也觉得有那么多人会支持我,心里很开心。暑假一个人在布里斯托实习,周末往伦敦跑一跑,那时候有奥运会,伦敦生龙活虎,可惜我没有全身心地体验到。暑假的末尾,认识了娇娇同学,从此被带上了学摄影的不归路,开始疯狂玩胶片机,接触到徕卡、禄来这些家伙们,给我不一样的日常体验。现在想来,摄影这件事情真的很改变我。

    第二个学年从伦敦东部搬到了伦敦中部,最最心脏的特拉法加广场边上,每天走在自己最喜欢的一些地方,特别开心。2012年的10月经历了最后一轮疯狂求职,那时候三天两头收到投行部的面试,绝对挑战心脏,离投行最近的最好运的一次便是汇丰的IBD,准备得已经不错,发挥得也不错,各方面天时地利人和,但最终收到的还是拒信,后来得知的原因呢是,英语还是不够像母语使用者那么好,毕竟IBD是一线,个个都是巧舌如簧的家伙。于是我忽然之间就释怀了。从前我不爽两件事,第一得不到ex,第二得不到IBD,我以为我若是得不到会一辈子不安心,后来都一一释怀再也不想要了。对于IBD是这样的,觉得是人生中必须拥有的一次体验,但我不想一直做这个,只是想体验,所以对它的狂热不足以支持我现在别的地方曲线救国两年,甚至找个老外男朋友把英文说得跟母语似的,再去努力进IBD,说真的,这种事情我做不来,我以为自己足够有企图心了,但是还是没有那么足够,于是我就放下了IBD,因为我暂时得不到。2012年在经历过那次求职之后,便寂静了很久,一直在捣鼓着相机,拍拍照看看胶卷不亦乐乎,也看看曼联的比赛,时不时还去去曼彻斯特,业余生活相当丰富的样子。到了12月终于又开始约会了,先是认识了一个清华美院毕业的设计师,有点被吸引,但终究没下文,记得有一次给他看我的小画小设计,他不知是出自真心还是讨好我,说,你真的很有天赋,毕业了再读个设计吧。然后这么一句简单的话,印在了我的心上。

    2013年转眼到来,1月的时候,某天和室友芳讨论职业,忽然就在瞬间决定,既然知道自己以后创业想创设计和创意的方向,毕业之后的工作也不要浪费时间在别的领域,要好好为以后的创业而在工作中锻炼和准备,这个想法真的是点燃了我,从此以后,我便义无反顾地去追寻自己最想要的职业方向,每天都觉得特别high。回想自己不享受的四大实习和不享受的咨询项目,真的觉得这样就受够了,以后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否则我根本就发挥不出自己的超强热情和精力来。第二年的学习虽然匆忙,但是我花了很多时间放在了自我教育上,去看很多的艺术和设计展览,去V&A参加一些活动,继续关注创业方面的讲座,计划一些旅行去汲取灵感,并且准备利用复活节假期去学很多设计课程,试试水,看看自己是否真的可以做这行。三四月份美国旅行了一遭回到伦敦之后开始了复活节的假期,今年春天的伦敦到了很晚才温暖起来,在一个很久违的晴朗日子,在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大恐龙前,我第一次见到了Nick,一个像我一样玩徕卡的设计师,我们一起看了一个黑白中画幅摄影展,边看展边聊天,看了整整三个小时,我才匆忙告别他,坐地铁冲到中央圣马丁去学印刷课程,想来四月十五号那一天不寻常,初遇Nick和中央圣马丁这俩我觉得生命中很重要的人事物。与Nick第一次见面算是一个渴望学设计的小朋友与一个经验丰富的设计师的networking,完全没有约会的味道,但我坐在去圣马丁的地铁上,在手机的备忘录里写:我觉得我遇到了最棒的一个人,我对他一见钟情了。刚在教室里坐下开始上课,我就偷偷发信息约他晚上出来喝酒,也是人生中第一次约一个男人出来喝酒,结果却开启了我们一起吃午夜甜点的传统项目。告别时,我丝毫感受不到Nick对我有感觉,回家的路上想,就算是多一个gay蜜,也是人生中一件幸福的事情。

    硕士第二年,形成了一个比较小和固定的朋友圈子,经常各种聊天和玩乐,很开心,大家都追求着不一样的人生目标,对不一样国籍的男人着迷,有着不一样的生活兴趣,但是在一起玩很开心,艺青常常做很多美味的甜点给我们吃,艺青宿舍的厨房也常常是我们聚会的最佳场所,各种小温馨小幸福,真是特别期待之后她的bakery与她日后精心照料的美丽的家。接下来婕和芳和我都会在上海,还可以一起玩,艺青还回到伦敦学甜点课程,一步步朝梦想前进,欢会留在英国工作,不管在哪里,只要我们都过着自己喜欢的生活,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进,就很棒。

    复活节假期和复习考试这段日子,过得左右脑一起开动,特别快乐和充实,四门课程同时进行:印刷、服装设计、手袋设计、肖像速写,似乎都要忘记自己是LSE的学生了,在中央圣马丁出入各种自由惬意,毫无违和感;学校的作业和复习成为我在放松的时候做的事情,毕竟这些是舒适区之内的东西,容易搞定,除了在用左右脑进行设计和学术这两方面的事情之余,剩下的就是时不时和好朋友们或者和Nick一起享受伦敦,吃喝玩乐。虽然我很享受和Nick聊天,但是每次都是五六个小时的英文聊各种不琐碎话题(艺术、设计、文化等等),我真觉得每次都是在拿生命在聊天,很享受,但也是头脑风暴。那段日子我不用去健身房,体重也自然地掉下一点来。我每次打扮美丽、兴高采烈地去赴约,每次玩得是很开心,甚至有种soulmate的感觉,但从来不觉得他喜欢我,虽然他会帮我研究好升级好我的macbook,给我做24小时的鸡汤和美味的冰淇淋,但我在他家呆到凌晨2点时离开,第二天是坦然地面对这种事实:我多幸运能拥有这样伟大的友谊,但得接受他不爱我也不会爱上我的现实。我的设计项目都进行得不错,初尝设计滋味,还是很有兴趣,觉得水越深越想挖掘,尤其是现在有了速度极快的macbook和Lynda.com这位超级良师,学设计的各种方法论都学会了,只要花时间下去就可以。决定再在伦敦读个设计相关的学位,然后申请创业签,觉得再也不能够离开伦敦了,我想当时是因为我心里全是Nick,根本看不到回国这种选择。

    六月过了一个丰富的生日,送了自己十几个礼物,包括物质与体验,都很完满,带给生活惊喜与改变,尤其是那次一个人的独自旅行,巴黎与阿姆斯特丹旅行结束回到伦敦之后,我魂不守舍了很多天,在旅行中遇到一个艳遇,让我觉得他比Nick更吸引我,回伦敦搬宿舍的时候又丢了一堆东西,心情极糟。我在七月的某天,忽然决定写完毕业论文就回国,回国可以让我更好地兼顾我想做的事情,学习、创业与工作,这是在伦敦很难实现的事情,后来我的确发现回国对我来说是一个更合适更兴奋的决定,但回到伦敦是我日后努力的动力。有蛮长一段时间,我和Nick没有见面,我的心里也似乎没有了他,终于能够心平静气地把他当成一个好朋友了,好朋友不需要三天两头都在发短信和出来见面,那种频率的互动但是又丝毫未见进展的可能,会把我逼疯。直到我觉得我放下了,我可以全然地享受我的回国的决定。

    与伦敦就剩下这个夏天,我做着各种事情,写着毕业论文,不急不缓地享受生活,七月有点糟,八月渐渐好起来,还起早贪黑地去学习了时装制版,觉得很有意思。八月的某晚,和Nick出来吃夜宵,一个多月没有见到他,再一次见到,我觉得感觉还是没有消失殆尽。七夕那天,一起看了话剧吃了夜宵,凌晨两点告别,那天特别冷,我冷得快发抖,他都不知道搂我一下,或者象征性地贡献一下他的外套,我看着远去的巴士,忍不住骂了好几句fuck。那晚真的有点小沮丧,短信聊天时,忍不住发了一句:it's incredible that you spent so much time with me without having feelings for me. 大约等了十几分钟,当我看到 " well, i do"的时候心里百感交集。后来才知道,我第一眼就喜欢的人,他也差不多对我一见钟情;我不确定他对我什么感觉的人,他也不知道我的感觉而不敢迈前一步,命运很是搞笑,在我回国前半个月的时候,让我尝到了爱情滋味,然后即是别离,与遥遥无期的真正重遇。在伦敦的最后半个月,几乎每天都和他一起,吃他做的我所吃过最好吃的冰淇淋,牵手在公园散步,骑巴克莱自行车载我,一起探索各种各样的餐厅,在他工作压力巨大时想办法让他宽心……

    如果我早点知道他喜欢我,我根本不会挖掘回国这种可能性,也不会发现这是对我来说更好的一个事情,也没有这种决心和果断心情立即回国,但是没有如果,一旦我很满意我此刻对于生活的计划与期待,我很难改变,一个我觉得我很喜欢的人,也很难让我停下这种脚步,只为了留下来陪他生活。况且他也不想,他想我去实现自己的梦想,挖掘自己的潜力,成为一个成功的人,他说,你有很多很多的潜力。你有很大很大的热情。我们都把生活的梦想与目标看成生活中最重要的东西,对我来说,至少现阶段是这样,虽然我觉得我人生中最伟大最难以实现的一个梦想是拥有一个互相疯狂爱慕一起生活很合适的伴侣。

    在伦敦遇到那么多精彩的事情,狗血的事情,没想到最最重头戏的大彩蛋还是在最后。也许这段关于伦敦的爱情只有这么短暂,但这些回忆足以让伦敦这个城市在我的记忆里熠熠生辉,永垂不朽。

    "Where does it all lead? What will become of us? These were our young questions, and young answers were revealed. It leads to each other. We become ourselves." ---Patti Smith

    生活将我们带向彼此,我们最终成为我们自己。

    我太认同Patti Smith的这句话,2013年,我之所以觉得自己是过得有史以来最快乐的一年,是因为,2013年我第一次觉得找到了很多年来在找寻的东西,成为了自己所认为最接近自己的人,遇到了自己所认为最合适的人。

    这些都是拜伦敦所赐。

  • 終於把畢業論文給忙活好了,做了十個訪談,皆是高端時裝產品的熱衷購買者,分別來自於設計與非設計兩種背景,於是恰好可以構成一個比較研究,總結一下我的研究發現。

    1. 理論回顧:消費者品牌價值:由於消費者現階段的品牌知識,消費者對於品牌相關的市場活動不一樣的反應,正品牌價值會產生積極的消費者行為:如為喜歡的品牌支付額外金額的意願,嘗試不同購買渠道的意願,對品牌合作或副牌的積極反應,把喜歡的品牌作為一個優先考慮的清單,更願意向別人推薦自己喜歡的品牌。

    2. 研究發現:消費者的現有品牌知識與品牌價值直接相關,消費者現有品牌知識的完整度,與他們對於側重不同方面的品牌活動的反應相關。設計背景的消費者的品牌知識相對更為完整,具備產品相關與非產品相關的兩種品牌記憶關聯,所期待的來自於品牌的好處也更為全面,相應的,他們對於不同側重點的品牌活動都有積極的反應和回饋:包括側重視覺標誌、品牌故事、品牌社區三種不同側重的品牌活動。非設計相關背景的消費者大多只產生與產品之間相關的品牌記憶關聯,他們的品牌知識相對狹窄,對於品牌的期待所帶來的好處也全部側重於產品,相應的,大多數的非設計背景消費者對於側重視覺標誌和品牌故事的品牌活動沒有太多關注和積極反應,不過他們對於品牌社區有著較好的反應。

    3. 雖然設計相關背景的消費者的品牌知識完整,對於不同類型的品牌活動也有更好的全面的反饋,他們比起非設計背景消費者,他們對於不熟悉的品牌的態度更為積極和開放,在沒有現有品牌知識的情況下,也會有興趣去了解和關注不熟悉品牌的市場活動,增長對於這些品牌的知識,所以可以推測的是,他們對於喜歡品牌的更新會較非設計背景的消費者更加迅速。而非設計相關背景消費者,一旦形成對於某些品牌的喜好,往往可以更專注和持久,因為他們的注意力不容易被不熟悉的品牌吸引去。